拐卖8

国产sM绳艺露脸KB调教视频 点击观看

  过了一会儿,春花姐妹进了屋子,春花说:“还跑不跑了?”

“呜呜,呜呜”张静和菊香赶紧摇了摇头。春花趴到炕上,掐住张静的脖子,狠狠的说:“下次要是再敢逃跑,就把你的脚筋挑断,废了你那双臭蹄子。”说完,春花给她们把捆在一起的布条和脚趾上的绳索解开,但是并没有解开她们各自身上的捆绑。香草从口袋里拿出张静和菊香的袜子,问她们俩:“想要袜子吗?”

“呜呜,呜呜”张静和菊香点了点头。

“那好啊,给你们。”香草把张静的袜子扔到张静脚下,又把菊香的袜子扔到菊香脚面上。

“看你们捆着手和脚怎么穿上。”张静知道这是香草成心折磨她和菊香,但是现在除了忍耐,也没有办法。春花姐妹俩说完就出了屋子。张静和菊香就这样被绑了一整天,只有上厕所的时候才能给解开。

直到晚上,才进来把她们两个分别包在被子里让她们睡觉。半夜,张静睡得迷迷糊糊的,只感觉菊香被春花他们从炕上扶起来,她睁开眼睛,借着昏暗的灯光看见菊香已经穿上了衣服,被春花夫妇俩扶者着出了屋子。香草回头对张静说:“老实睡觉!”说着就把被子蒙在张静的头上。春花把丈夫送出了院子就回屋继续睡觉。

早上,在张静再三央求并保证不再逃跑的条件下,春花才给张静穿上袜子,让张静上了厕所,又把她捆起来扔在炕上。这一天除了吃东西和上厕所的时候以外,张静仍然是只穿着秋衣秋裤被捆绑塞嘴躺在炕上。第二天下午,春花的丈夫回来了。他看了一眼张静,就把春花叫到另一间屋子里,对春花说:“明天把她带走。”“行吗?”

“没事。”夜里不到三点。春花就开灯起来叫醒了张静。张静睁开眼睛,看见春花把自己的衣服拿来。春花姐妹解开捆绑张静手脚和嘴上的布条。终于获得自由拽出塞在嘴里的张静知道这次轮到她自己了。

“把衣服穿上。”张静穿上了自己的衣服裤子。

“把袜子穿上。”春花把那双花尼龙袜扔给张静。“大姐,我能穿自己的袜子吗?”

“你的袜子洗了。”春花说到。

张静想起来她前一天下午确实看见春花把她的那双黑棉袜晾在外面。“大姐,我的挎包里还有双袜子。跟这双一样麻烦你拿来。”春花转身出去。

过了一会儿,春花把那双黑棉袜拿来,闻了闻,说:“还挺香,你一天还穿两双袜子。”“那是我准备洗完澡换的。”张静说着低头穿上了袜子和皮靴。

“把水喝了。路上不能喝水。”香草端来一碗水。张静把水喝了下去。水里已经下了药。春花让张静穿上一件红色的防寒服,把张静的双手插进防寒服的口袋。防寒服的口袋是空的。

张静的双手就伸到身体两侧。春花用布条把张静的双手绑在身体两侧,放下防寒服,再把拉链拉上。这样从外面就看不出张静被捆绑。

春花拿来一块棉布揉成一团,“不,大姐,求求你。别堵嘴了,我不喊就是了,再说我都已经这样了,好吗?别堵了。”张静摇着头说。春花捏开张静的嘴,说:“来,张嘴。”

“不,求...呜...求,呜——我,呜呜...”春花根本不等张静说完就把张静的嘴塞住。

紧接着香草又用胶布贴在张静的嘴上,并且给张静戴上了一个口罩。春花拿来一条深色的纱巾蒙住了张静的头。从外面除了口罩以外无法看见张静的脸。姐妹俩再把防寒服后面的帽子给张静戴上。

刚要出门,春花突然说:“等一下。”她让张静重新坐到炕边。春花脱掉张静的皮靴,卷起张静的裤脚,把靴子重新给张静穿在毛裤外面,再把裤脚放下来。这样张静的靴筒被挡住。

别人从外面就看不出张静穿着长筒皮靴。春花的丈夫在前面走。春花姐妹在后面搀着张静出了门。天还是黑黑的。门外停了一辆农用车。姐妹俩把张静扶到车子上。春花的丈夫最后上了车。车子顺着颠簸的乡村土路朝着公路驶去。

  车子到了公路边。春花夫妇和香草把张静扶下了车子。春花的丈夫跟开车的人到了谢之后就把车子开走了。过了不久,一辆长途汽车开了过来。车门打开。春花夫妇把张静扶了上去。春花心里很紧张,生怕露出马脚。而春花的丈夫却并不担心,因为他看到此时车上的乘客基本上都倚在座位上睡觉。春花的丈夫眼睛一扫看见车子的后面空着,扶着张静就坐了过去。

春花夫妇把张静挤在*角落的座位上。车子在公路上行使着,春花心里在盘算着:还有一天的路程呢,可千万别出啥事。张静也在想着心事:他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呢?路上会有人发现我的模样吗?会有人救我吗?………然而张静此时根本就无能反抗,香草给她的水里的药物引起的困乏也让她消去了反抗的意念,她只想好好坐着休息休息。

  春花他们过了中午才把张静弄醒。张静想,车子快到站了。果然春花夫妇扶着张静站起来,往车子前门走。车子逐渐减速并停了下来。春花他们搀着张静下了车。那里是个小站,就在公路边上立块站牌,还有一个水泥凳子,就算是个汽车站了。春花的丈夫让三个女人坐在凳子上。张静感到浑身无力。“我去弄辆车。

你们在这里等我。”春花的丈夫说。“行,你去吧。”春花答到。等丈夫走了,春花对香草说到:“行了。给她解开头巾吧。”香草向后把防寒服的帽子摘掉。春花则解下蒙在张静头上的头巾。冬日午后的阳光并不很强烈,但是张静还是要慢慢把眼睛睁开。她看了一下四周。这是一条乡村公路。由于是冬天,道路两旁的树木和田地都是光秃秃的。

春花把张静的靴子脱下来。重新给张静穿上,把张静的裤子收在靴筒里面。到了这里,她已经不怕被人发现张静的模样和打扮。过了一会儿,春花的丈夫坐着一辆拖拉机来了。春花的丈夫和开拖拉机的小伙子再加上春花姐妹四个人一起把张静弄上了拖拉机。

拖拉机载着他们顺着田间小路一路颠簸来到了一个小村子,在一个小院子前停了下来。春花夫妇和香草把张静弄下车之后,拖拉机便开走了。春花的丈夫走上前去敲门。开门的是一个身材强壮的中年妇女。一看见春花他们就笑着说:“大兄弟和春花妹子来了,哟,香草妹子也来了。来,快进来。”“王嫂,又得给您添麻烦。”

“哪的话,咱们姐妹俩谁跟谁呀。”春花姐妹一边跟那个叫王嫂的女人寒暄着,一边把张静带进了院子。“还穿着靴子呢,哎,她是城里人吧。”

“对。”春花说到。他们把张静带进了一间窗户上上了铁条的屋子。春花摘掉张静的口罩,解开捆绑双手的布条,脱掉防寒服,再把张静按倒在炕上,用布条把张静的双手重新捆绑起来。王嫂转身出了屋子,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身叠好的浅蓝色的秋衣秋裤。“给她把这衣服都换上。”王嫂把衣服放在炕上说到。

春花说:“等洗完澡再换吧。”“我就是说要她洗完澡换上。”说完,王嫂转身出了屋子。春花对张静说:“听话,待会儿给你洗个澡,完了把衣服换了,你的衣服袜子还有靴子都交给王嫂,让她收好。哦,对了,还得委屈你一下,在王嫂这儿这两天你得光脚待着,不能穿袜子。”张静心想,为什么要换衣服,这么冷的天,却要光脚待着,连袜子也不能穿,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把你的衣服就留给王嫂,她能把你的衣服卖个好价钱。”张静知道了,原来这些人贩子不仅要把自己卖掉,连自己的衣服和最喜欢穿的靴子也要被剥去卖掉,更是又气又急,却不敢站起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春花,嘴里“呜呜”地发出低低的哀鸣。春花坐在张静旁边,用手抚摩着张静腿上的靴子,对张静说:“你别叫了,以后你就当你的媳妇吧,要这么好看的衣服也没有用,在乡下穿这么好的衣服也是白瞎,尤其是你的靴子,村子里的路不平,坑坑洼洼的,穿靴子走路硌脚。还有,靴子脏了擦起来也费事。不如我的棉鞋。”春花说着指了指自己脚上的棉鞋。

“等你嫁了人,婆家肯定会再给你买好衣服穿。”过了一会儿,王嫂进了屋子,对春花说:“水做热了。”春花对张静说:“走,洗澡去。”说着把张静拽了起来。“呜,呜呜”张静摇着头,心里说,不,不要脱我的衣服。但还是被春花和王嫂拽下了炕。两个女人拽着张静的胳膊,把张静从屋子里拖出来,一直拖着走到院子里的另一间屋子里。屋子里放了一大盆热水。

香草把张静按在椅子上坐下来,“来,先把靴子和袜子脱了。我来给你脱。”春花说着蹲下身,伸手去抓张静的右腿。“呜,呜”张静把双腿缩回去,朝春花摇着头。“又不听话了,”春花说道,“我慢一点给你脱。”春花抬起张静的右腿,这次张静没有再反抗。她也希望春花能够慢慢脱自己的靴子和袜子,因为包括皮靴和袜子在内的这身衣服就要不属于自己了。张静想再多看一会自己的美脚穿在自己的黑棉袜和靴子里的样子,体会一下穿着自己的靴子的感觉。那种小腿被靴筒紧紧的包住,脚掌在靴子里暖暖的,双腿和双脚被保护着的舒适感。

而这次自己的靴子被脱掉之后,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穿上。但是张静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正是因为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穿靴子,春花这次脱她的靴子使她有一种莫名的紧张和兴奋,让她觉得很刺激,就象在春花家里自己的靴子让香草脱掉时的感觉一样。

春花左手托着张静的脚踝,右手慢慢拉开张静的靴子上的拉链,双手拽着靴子脚踝的部分把靴子脱了下来。然后又同样慢慢脱掉张静左脚上的靴子。靴子放在地上,倒了下来。张静把脚踩在放倒的靴子上面,不让脚上的袜子蹭脏了。

“把腿伸平了。”春花说着,把张静的左脚抬起来放到自己的膝盖上,把张静的裤子和毛裤的裤脚向上卷了两下,看到张静袜子的袜口和白色的秋裤。春花抬起张静的左脚,用右手托起张静的左腿的小腿肚子,左手的四个手指从小腿后面伸进袜口,把袜口翻过来,稍稍向下拽了一下袜子,再绕到小腿正面,把袜口翻过来往下稍微拽了一下。张静感觉春花好象是不想把她的袜子拽坏了

。春花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从小腿的后面拽着翻过来的袜口慢慢向回拉,一直把袜子脱过了脚踝。看着张静白嫩的脚一点点露出来。春花把袜口向上提着继续慢慢脱张静的袜子。

看着自己白嫩的脚一点点从袜子里露出来,张静有种凉到心里头的感觉。当袜子被脱到脚尖处,张静的脚只剩下五个脚趾还包在袜尖里。张静拼命想伸出手去把袜子留住,可惜双手被紧紧捆住,只好用大脚趾和第二个脚趾夹住袜尖,用脚趾去拼命钩住袜子的边缘,“呜——呜”张静一边闷叫,一边摇着头。她想求春花不要脱掉她的袜子,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春花停住了,冲着张静坏笑了一下,然后拽起袜口向上提,还是有些依依不舍地把袜子拽了下来,交给了王嫂。

王嫂把袜子翻了回来,拎着袜口,在一旁说到:“袜子还挺长。”“臭美呗。”春花说,“这些城里女人就是爱臭美,夏天还穿过膝盖的长统的丝袜子。”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自己的腿上比了一下。“哎,你夏天穿长统的丝袜子吗?”王嫂向张静问到。“呜,呜”张静点了点头。“以后就穿不着了,那种袜子乡下干活容易挂破了。你们城里人净穿些中看不中用的衣服。”春花把张静的右脚,双手的手指从张静小腿的两侧伸进了张静的袜口,勾住袜子慢慢往回拉。

袜子转过脚后跟,春花从张静脚的两侧拽着袜子向上拉,当张静的袜子被脱到脚尖处,张静只剩下五个脚趾还包在袜子里,春花左手握住张静的脚,“呜——”张静叫了一声。春花的手凉,张静的脚抽动了一下,但还是让春花牢牢抓住。春花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捏住袜尖斜向上提,把袜子轻轻地脱了下来。春花继续用双手从两侧拽住袜子轻轻向上提,把袜子轻轻地脱了下来。春花左手握住张静的脚,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捏住袜尖斜向上提,把袜子轻轻地脱了下来。

“站起来。”王嫂说着。把张静拽了起来,然后让张静往前走了几步。张静赤脚踩在地上。粗糙的地面硌疼了张静白嫩的脚。王嫂解开捆绑张静的布条,和春花姐妹一起脱张静的衣裤,很快把静的衣服脱掉,身上只剩下白色的蕾丝胸罩和蕾丝内裤。王嫂对春花说:”还真是的,城里人穿的衣服还真是够花哨,你看她还穿着这玩意。

“王嫂解下张静的胸罩对春花说。”勾引男人呗。“”那你跟你男人那个的时候也穿上。“”去,你才穿呢。“春花笑着说,"姐,你看她的裤衩还有花边。"香草说到。“也是个骚货,”王嫂说,“别愣着,接着脱,要不然水都凉了。”听着她们羞辱自己的话,张静感到十分气愤,但是她很无奈,只能红着脸站在那里。

  说着,王嫂把张静身上最后的遮羞物,内裤剥下来,这时张静已经赤身裸体面对这三个女人,她感觉自己做人的最后一点尊严也被这些人贩子剥夺了。

春花重新捆住张静的双手,让她走到澡盆跟前。香草则重新捆住她的双脚。三个女人把她抬进澡盆,让张静坐到盆里。“行了,把胶布揭下来吧。”王嫂说到。

香草用手指小心地拈住胶布的一角,轻轻往外揭。然而,由于胶布的粘性很强,把张静痛的颤抖了起来,她使劲摇头扭动身躯。香草连忙住手,王嫂说到:“没事,香草,快去打块热毛巾来,敷一下就好了。”不一会,热毛巾盖在了张静的嘴和鼻子上,好象太烫了一点,“唔………”。

张静发出一声长长的闷哼,她摇着头想甩下来,可是香草用毛巾用力捂住张静的鼻子和嘴。张静用绑着的双脚蹬着盆沿,把水都溅了出来。但双脚马上被春花用手按住。香草很快把手拿开,让张静可以呼吸。再用毛巾捂在张静脸上继续敷。 就这样过了五六分钟,王嫂说:“行了。”香草拿开毛巾,又开始揭胶布,胶布终于被慢慢揭开了,原先粘着胶布的地方都已经红了。

张静以为自己的嘴终于可以自由了。没想到香草马上从口袋里拿出带来的布条重新紧紧地包住张静的嘴,在脑后收紧打结。张静拼命扭动身子,“呜呜”着想要反抗。

王嫂一把把她按住:“臭丫头,想干什么,找死啊。”三个女人开始给张静洗澡。香草洗头和脸。王嫂洗身体。春花给张静洗双腿和双脚。一边洗着,春花问王嫂:“好出手吗?”“没问题,她长得又白又嫩,身材也好。

不象有些城里女人,瘦得跟麻杆儿一样。”女人们仔细地给张静擦洗着身子,三双略显粗糙的手,在张静白嫩润滑的肌肤上不停地游走、滑搓、揉捏着。

上一篇:自缚夜行

下一篇:拐卖7

绳师培训 招募女M(坐标深圳)!QQ:52800679

 

评论

美缚绳艺网

美缚绳艺网“绳艺视频”栏目专注分享逍遥绳艺、锐度主张、MJ影视、梨花雨、山东原创、撒琅制造、真实的经典、典雅倩影、美束映画、柔丝女皇、丽佳美亚、怀旧影苑、新胭脂扣、灰鸟原创、DK-13、 nature art、BSD、胜景山庄、一往情深、丝家王、雅俗阁、红豆的天空、TYINGART、唯美之家 、猎美视觉、小驴原创、绳之韵、半岛束艺台、丽柜美束、优缚社、手指间的旋律、雨晴美束 、邕娘、齐鲁影视、伊宣原创、随心原创、CLZ原创、阿木原创、千丝万缕、神艺缘等知名绳艺工作室原创或定制作品! 感谢同好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美将与你一起努力,将美缚网打造成一个“缚如梦境,绑如神木”的紧缚绳艺帝国!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