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卖7

国产sM绳艺露脸KB调教视频 点击观看

  香草转身出了屋子,对春花说:“她们就背对背坐到一起把布条解开怎么办?”

“你看着不就行了。”“要是咱都出去呢?”“你说咋办?”“把新弄来的关小屋里,晚上再把那个城里女人也关进去,把她俩的衣服鞋子都脱了收起来。”“对。我咋就没想起来呢。”回到屋子里,春花和丈夫把那个女孩子从炕上拖起来,架着胳膊把她拖了出去,香草春花抱着被子在后面跟着。

过了一会儿,张静听见院子里传来一阵哭声,春花叫骂着。

之后就没有声音了。香草又回到了关着张静的屋子。她坐在炕边上,摸着张静穿着靴子的脚。张静不知道这个女人又要干什么,但是肯定是要玩弄自己的脚。尽管自己的靴子和袜子已经被香草脱过一次。但是张静还是不愿意让香草玩弄自己的脚,就要把脚收回去。但是双脚被香草死死拽住。

“老实点。让我也玩玩你的嫩脚。看看你的脚到底有多白多嫩。”香草说着,象前一天一样,左手托起张静右脚踝,右手轻轻地拉开张静靴子上的拉链,然后两只手拽住张静的脚,把靴子扒了下来。

张静虽然不愿意让香草扒掉靴袜,但是香草脱她的靴子使她有一种莫名的紧张和兴奋。香草慢条斯理地脱掉张静的另一只皮靴,然后自己也脱鞋爬上炕。张静这才看见香草赤着脚。香草躺在张静的身边。

“别动。”说着,香草坐起来,她把张静两只脚的裤脚和毛裤的裤脚向上卷到看见袜口和白色的秋裤,坐在张静的右边,把左腿伸到张静两腿之间,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脚趾,把两只脚的大脚趾伸到张静左脚上的袜子的袜口两侧,双脚向下把袜子的袜口蹭下去一些,接着双脚从张静小腿的两侧夹住袜口被蹭下来松散地堆在小腿上的部分,向前推着慢慢脱张静的袜子。

当把袜子推到脚心时,香草把左脚压在张静的脚踝上,右脚的大脚趾从上面夹住袜尖,向上轻轻一拽,把袜子脱了下来。香草把袜子拿起来闻了一下,说“行,不臭。”就扔到张静脸上。

张静扭了扭头把袜子甩了下去。香草又坐到张静的左边,向刚才一样用双脚的脚趾脱张静的袜子,当把袜子脱到脚踝时,香草把把左脚压在张静的小腿上,右脚的脚趾从张静的脚后跟伸进袜子夹着袜子向前推。把袜子推到前脚掌时,香草故意用脚趾甲用力划张静光滑的脚心。“呜,呜”张静叫了两声。

香草回头笑嘻嘻地看了看无助的张静,用脚趾从下向上推着袜子把袜子脱了下来扔在炕上。“你的脚真白。”香草过足了瘾,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花尼龙袜,故意在张静面前穿上袜子,笑嘻嘻对张静说:”还是穿着袜子暖和。“又拿起张静的袜子趴在张静身边,拿着袜子按在张静脸上,说:“来,好好闻闻。”张静一边闷叫着,一边用力摇着头。“哦,不喜欢,”香草故意说到,”那我就自己留着吧。““呜--呜”张静冲着香草拼命叫着。

”叫,再叫“香草说到,”再叫就连靴子也不给你穿,让你那双臭脚变成冻猪蹄。“张静吓得不敢出声。实际上香草也喜欢张静的棉袜,原先只不过是嫉妒张静有那么好的袜子穿,香草觉得这个女人连人都任自己摆布,拿她的袜子算什么。香草穿上自己的尼龙袜,把两只袜子都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香草这才解开捆绑张静双脚的布条重新把靴子给张静穿上。

因为没有穿袜子,张静觉得靴子显得有点儿大,好在靴子里面有一层起保暖作用的绒毛,比较柔软,张静才不觉得太硌脚。

春花回到屋里,张静看见春花进来就”呜,呜呜“地冲着春花闷叫。”别叫唤。“春花说到。”呜呜,呜“张静继续叫着,并且蹬着双脚。”烦死了,怎么回事?“春花走到张静面前,解开围在张静嘴上的布条。张静马上用舌头顶出了嘴里的布团。”大姐,你妹妹把我的袜子拿走了。“”老实待着。

“春花重新塞住了张静的嘴。”不许吐出来。“春花说着,转身出了门。过了一会儿,春花拿着张静的袜子进了屋。春花把袜子放在炕上,对张静说:”把袜子给你,穿上之后老实待着,听见没有?“张静赶紧”呜呜“地点着头。春花拽出塞在张静嘴里的布团,把捆绑张静的布条解开。张静脱掉皮靴穿上了自己的袜子。春花则把捆绑张静的布条和塞嘴的布团都拿了出去。

  晚上,春花夫妇和香草进了屋子。香草手上拿着一盏有玻璃罩子的煤油灯。张静以前只是在电视上看见过这种煤油灯。春花夫妇则把张静拖了出去。来到院子里,张静看到自己待过的房子是面对着大门的。

院子里房子的后面还有间小房子,就在自己待过的房子后面。春花打开了那间小房子的门,春花的丈夫把张静推了进去。香草把煤油灯放在屋子里的一张桌子上面转身出了屋子。借着昏暗的煤油灯的灯光,张静看到这间屋子不大,但里面有个很大的土炕。一个人躺在炕上,身上盖着被子,那肯定就是白天被骗来的女孩子,脱下来的衣服扔在炕上。

春花夫妇俩朝着张静过来。张静摇着头,她知道下一个该轮到自己了。春花把张静拽到炕边,推倒在炕上。春花对张静说:“老实点。把衣服都脱了。”

“求你了...”“皮子痒了是吧?”春花的丈夫说着就要打张静。“行了行了”春花说到“你先出去。”说着让丈夫出了门。“自己把衣服都脱了吧,不然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张静只好脱掉自己的衣服和靴子,直到身上只剩下秋衣秋裤和袜子,然后向上拉挺了袜筒。春花把丈夫叫进来,和丈夫把张静重新捆了起来,塞上嘴。香草抱来一床棉被扔在张静的身上。春花对着张静和那个骗来的女孩子说:“我这就把你们的衣服收起来,你们给我老实睡觉,不许把布条解开。要是想逃跑,行啊,就穿着这身衣服走,冻不死你们。”姐妹俩抱着从两个女人身上剥下来的衣服出去了。

  张静陷入了黑暗中,她听见了锁门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张静用脚踹开被子,朝着有“呜呜”叫声的方向挪动身体,直到反捆的双手碰到一双穿着袜子的脚。张静知道自己已经挪到那个女孩子旁边,想用双手解开捆绑女孩子双脚的布条,但是张静的双手被交*绑起来,没有被绑在一起,只能用一只手去解那个女孩子脚上的布条。

张静开始用脚蹭那穿红袜子嘴上的布条。红袜子知道张静想要帮她解除嘴上的束缚,再加上张静的棉袜并没有臭味,所以红袜子不顾张静穿着袜子的脚在自己的脸上蹭来蹭去,相反,她发出兴奋的“呜呜”声。但是张静脚上穿着袜子,脚趾包在袜子里面,不能很灵活地活动,而且双脚被捆住,只能尽力用捆住的双脚并在一起去夹。

张静试了一会儿,还是不行,只能放弃,用被捆住的双脚夹着被子给那个女孩子盖上。那个女孩子呜呜的哭了起来。

  第二天早晨,张静醒了过来,张静看到前一天白天被拖出去的那个女孩子,她蜷缩着坐在炕上,衣裤和鞋子已经被脱掉,身上只穿着一身白色的秋衣秋裤,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棉袜,非常醒目,如果不是被捆住的话,热烈的红色显出一种少女的活力,但是现在这个女孩子的手脚已经被重新捆了起来,嘴仍然被堵着。两个女人互相点了点头,“呜呜”叫了几声,算是早晨打过招呼。那个女孩子又钻回到被窝里。

  这时门开了,春花夫妇进来了。张静和那个女孩子坐起来,钻出被窝,“呜呜”叫着。春花的丈夫解开那个女孩子的捆绑。春花则拽出塞在她嘴里的布团。春花夫妇并没有解开捆绑张静的布条,而且对那个女孩子说:“好好看着她。”之后夫妇俩就出了屋子。张静冲着那个女孩子闷叫着。女孩子解开围在张静嘴上的布条,掏出布团。张静终于能够自由呼吸了。

她喘了口气,问那个女孩子说:“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柳菊香。19岁。”

“我叫张静。”“我是出来打工的时候,在车站让他们骗过来的。那个男人说给我介绍工作,就把我骗过来了。姐姐,你是怎么被骗过来的?””“我是被他们绑架来的。”张静把自己的遭遇跟菊香说了一遍。问:“姐姐,你是城里人吧?”“你怎么知道的?”“当时看见你穿的衣服和靴子,就猜出来你是城里人。

你的袜子也挺好看的。”菊香说着,摸着张静脚上的袜子。张静说:“好妹妹,你把我解开,咱们俩逃出...呜...”那个女孩子一下子捂住张静的嘴:“那个女人说的对,咱们的衣服都被他们扒光收起来了。咱们不能穿这身衣服走吧。那样非冻死不可。”“我求求你了,你就...呜...呜”没等张静说完,那个女孩子就把布团重新塞进张静的嘴里。

“咬住了,别吐出来。要不然让他们看见了,咱们俩都得吃苦头。”菊香用力把布团向张静的嘴里顶了顶,紧接着,她用布条重新紧紧地包住张静的嘴,在脑后收紧打结。菊香爬到张静的耳边小声地说:“我先从被窝里把你身上的布条解开,他们从窗户外面看不出来,等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咱们俩再想办法逃出去。”张静点了点头。

  菊香也钻进了被子里,从被子里给张静解开双手的捆绑。这个时候,香草从窗户外面往里看。张静看见了香草,立刻“呜,呜”叫起来。菊香吓得赶紧停了手。

“姐,姐夫,快来!”香草喊到。张静则赶紧春花夫妇立刻跑来打开房门。三个人进了屋子,二话不说就冲到炕边。春花夫妇去抓张静,香草则去抓菊香。这时候张静已经解开自己嘴上的布条,掏出了布团,正要解开捆绑自己双脚的布条。菊香和张静挣扎了两下就被三个人按住,重新捆绑起来。

“啪,啪”春花的丈夫结结实实地给了菊香两个耳光。“行了,行了”春花对丈夫说,“你先出去吧。”春花的丈夫出了屋子。春花转过来对香草说:“幸亏你看见了。要不然就麻烦了。”“是我给她解...”菊香没说完嘴就被香草给塞住,外面勒上布条。“是我让给她给我解开的,要打就打呜...呜呜”

“闭嘴!”张静也没说完嘴就被春花用布团塞住,她用布条重新紧紧地包住张静的嘴,在脑后收紧打上了结香草问:“姐,怎么处置她们俩?”

“老规矩,打脚心。这次不抽烂她们的臭蹄子。去把竹片子拿来。”香草出了屋子。香草拿着抽打张静的皮带和一根一寸来宽的竹片进了屋。春花解开菊香脚上的捆绑,然后双手从那个她左腿的两侧伸进袜口,勾住袜子往回拽,把袜子往下脱。“呜,呜呜”菊香想把脚抽回来。但是双腿被香草死死按住。

“还想找罪受。”香草说道。春花把她的红袜子脱到脚前掌,停了一下。菊香摇着头,一边闷哼着,象是要哀求春花。春花用左手按住女孩子赤裸的脚面,右手抓住袜尖向上提,把袜子脱了下来。然后用左手托起菊香的右腿,右手的四个手指从小腿后面伸进女孩子的袜口,拽住袜子把袜子一直脱到脚尖处,稍稍停了一下,再继续勾住袜子把袜子脱了下来。

春花抱住菊香的双脚。香草则把菊香的双脚捆住,用手中的竹片用力抽打。

张静不敢看,只听见“呜呜呜”的哭声。香草停下手,和春花朝张静走来,张静一边摇着头一边把脚往回缩,但还是被春花抓住。“逃?我看你往哪儿逃。”春花一只手抓住捆绑脚踝的布条,把张静瑟瑟发抖的双脚重又拎回自己面前,接着冲香草使了个眼色,姐妹俩提着菊香,让她跪在炕上,解开围在她嘴上的布条,掏出塞嘴的布团。

春花对菊香说,“你这个姐姐还挺护着你。姐儿俩还挺好。那你还不快给人家把袜子脱了?”

“我的手都给给捆住了。”

“用嘴脱!”春花说着,打了下菊香的后脑勺。“不。”菊香不愿意受这种侮辱。

“你脱不脱?”春花问到。“不脱。”春花拿起皮带,坐到张静旁边,对菊香说:“你要是不给她脱袜子,你这个姐姐可要有罪受了。”说着,她扬了扬皮带。

张静摇着头,“呜呜”叫着。菊香说:“别打她,”她低下了头,“我,我给她脱。”春花把张静翻了过来,让张静躺在炕上。菊香跪着挪到张静的脚边。春花对张静说:“把脚抬起来。”张静没有把脚抬起来,相反她把脚蜷了起来,冲着菊香直摇头,意思是不让菊香这么做。“啪”春花用竹片打在张静的脚面上。

“别不识抬举!”春花喊到。张静被打疼了,闷叫了一声,只好把右脚抬了起来。“把脚绷直了!”春花说着,用竹片照着张静的脚面又打了一下。张静只好绷直了脚面好让菊香脱袜子。菊香跪着凑上前去,用嘴从小腿的内侧咬住张静的袜口拽着袜子向下脱,直到把袜子脱到脚心,然后用嘴叼着袜尖把袜子脱了下来。接着,张静又抬起左脚。

菊香咬住张静的袜尖抬头往回拽。张静的袜子被拉的松了,袜跟松了出来,然后菊香凑上去咬住张静的袜根,把袜子又拽出来一些,接着张嘴咬住被拽出来的部分,一下子就被脱掉了。春花把张静的双脚捆住,让香草将张静脚掌上的五根脚趾头往后拉,将纤柔的脚ㄚ扳直,使脚掌心浮出白嫩的筋肉,而张静挣扎了几下,也就任凭她俩随意摆弄她的脚了。春花拿起那根一寸来宽的竹片,朝着张静裸露着的雪白脚心抽了下去!

“呜--”脚心被竹片抽打着,张静感到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她忍不住闷叫起来!春花没有让香草打张静的脚,她知道香草这丫头下手狠,那个城里女人细皮嫩肉的,肯定受不了。

尽管春花没下狠手,张静白嫩的脚心还是被抽打得红肿,脚心的血管和青筋紧绷起来。“还敢不敢逃跑?”春花问到。“呜呜,呜呜”张静摇着头,眼泪都流了出来。但是竹片仍然一下下地落在张静雪白的脚心上。春花又用力打了几下,停了下来,用竹片指着张静说:“以后再逃跑,就把你们的脚筋挑了!”张静点了点头。春花喘了口气,又把菊香的嘴重新塞住。香草说:“姐,不如这样,咱们把她们俩背对背捆上,脚对着绑在一起,把脚趾也栓上。”

“臭丫头,就你鬼点子多,行,我去拿布条和绳子。”春花笑着说到。春花下炕取来绳子和布条,和香草分别用布条把张静和菊香双脚的脚掌捆绑起来,再拖着张静的脚让张静和菊香面对面坐着,两个人的脚心贴在一起,脚趾对着脚趾。春花又用另一根布条把两人的脚掌捆在一起,再拿出细线绳,先用两根短的绳子分别把张静和菊香的两个大脚趾捆在一起,再用另一根绳子从张静右脚的小脚趾开始,先把张静右脚的小脚趾缠上,再把绳子缠在对面菊香左脚的小脚趾上,这样把张静右脚每个脚趾都和对面菊香的左脚相对应的脚趾捆在一起,之后用同样的方法把张静左脚上每根脚趾和菊香右脚上每个对应的脚趾捆在一起,使得两个女人的脚一点也动不了。春花姐妹让两个女人挪到土炕中间,侧身躺倒,让她俩蜷起腿,拖着菊香的上身,让她和张静背对背躺在一起,再用布条把两个女人结结实实捆在一起。

“这下看你们怎么跑?”香草说道。春花把被子给张静她们盖上。姐妹俩给张静她们盖上被子,拿着她们的袜子出了屋子。张静想伸开腿,菊香却蜷起腿,捆绑脚趾的绳子把张静脚趾侧面和脚趾缝白嫩的皮肤磨得生疼。张静“呜”叫了一声,也只能跟着蜷起来。两个人嘴都被塞着,只能发出被塞嘴的布团窒息的闷哼。

上一篇:拐卖8

下一篇:拐卖6

绳师培训 招募女M(坐标深圳)!QQ:52800679

 

评论

美缚绳艺网

美缚绳艺网“绳艺视频”栏目专注分享逍遥绳艺、锐度主张、MJ影视、梨花雨、山东原创、撒琅制造、真实的经典、典雅倩影、美束映画、柔丝女皇、丽佳美亚、怀旧影苑、新胭脂扣、灰鸟原创、DK-13、 nature art、BSD、胜景山庄、一往情深、丝家王、雅俗阁、红豆的天空、TYINGART、唯美之家 、猎美视觉、小驴原创、绳之韵、半岛束艺台、丽柜美束、优缚社、手指间的旋律、雨晴美束 、邕娘、齐鲁影视、伊宣原创、随心原创、CLZ原创、阿木原创、千丝万缕、神艺缘等知名绳艺工作室原创或定制作品! 感谢同好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美将与你一起努力,将美缚网打造成一个“缚如梦境,绑如神木”的紧缚绳艺帝国!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