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卖3

国产sM绳艺露脸KB调教视频 点击观看

  张静躺在炕上,心想:完了,这两个变态的女人是人贩子,自己落到人贩子手里了,这比绑架更麻烦。她想到自己会被卖到乡下,卖给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农民,成为一个农妇,每天都要干那些累人的农活,不能穿自己的衣服和靴子,只能穿那些土气的衣服,就象春花姐妹的一样,给人生儿育女,在乡下过一辈子。

你们为什么堵住我的嘴,把我捆住我已经跑不了了。春花没给张静吃中午饭。

下午,香草进了屋子,然后关上门,爬上炕,摸着张静的靴子对张静说:“来,我给你脱了靴子,晾晾脚。让我也玩玩你的脚。”说着就慢慢拉开张静靴子的拉链,轻轻地把张静的靴子脱掉。

张静虽然让她脱过靴子和袜子,可是每一次都让张静觉得屈辱,只不过她已不敢反抗,只能“呜呜”的摇着头,看着自己的两只靴子被脱掉,放在炕边耷拉在一起。

香草脱掉自己的鞋袜,把张静双脚的裤脚和毛裤的裤脚向上卷,卷了两下,看见了黑色的袜口和白色的秋裤。香草一边赞叹着,把左脚踩在张静穿着袜子的小腿上,用右脚的大脚趾和第二个脚趾用力夹了一下张静的脚尖。

张静“呜--”地叫了一声,想,她又要干什么。香草和张静并排坐着,把左腿插到张静的两腿之间,蜷起腿,用两只脚的大脚趾蹭在张静右腿两侧的袜口上,慢慢把张静的袜子向下蹭。把袜子蹭过脚踝时,香草把左腿收回来,垫到张静的右腿下面,只用右脚的大脚趾和第二个脚趾从张静的脚后跟处夹住张静的袜子上褪下来的部分往脚心推,一直把袜子推到脚心,然后用这两个脚趾从张静的袜子脚趾处夹住袜尖轻轻把袜子拉了下来

。然后又坐到张静的左边,这次,她把右腿垫到张静左腿底下,只用左脚的大脚趾从张静的小腿肚子的袜口处慢慢向下蹭张静的袜子,一直蹭过了脚后跟,停了一下,把袜子推到脚心,然后稍微抬起右腿,用左脚的大脚趾的趾甲蹭张静的脚心。

张静痒得“呜--呜”叫了两声,然后香草把大脚趾伸进张静还包着一半脚掌的袜子里,向前推,直到把张静的袜子挑在自己的脚趾上脱下来。香草把自己的脚和张静的脚并排摆在一起,她的略黑的脚和张静白嫩的玉足形成鲜明的对比。

香草把张静的脚拽过来,使两人面对面坐着。香草抬起张静的左脚,看着张静白嫩的脚心,然后把张静的脚放下。用左脚压住张静的左脚,然后用自己的右脚满是老茧的脚心蹭张静左脚白嫩的脚心。张静的脚让香草蹭得有点疼,但也只能看着香草肆意用脚来玩弄羞辱自己的脚。

张静“呜”叫了一声。“

喊什么,以后到婆家干活,你的脚也得弄得这么粗,你在这儿再穿几天靴子,以后到婆家干活时就穿不了了!”香草吓唬张静。张静想,不要啊,我要穿自己的靴子,也不想让自己的脚受罪,变得那么粗糙啊。香草把张静的裤腿卷到膝盖,抬起张静的右腿,左手握住张静的脚踝,把张静的腿放在自己的脸上蹭。

“你的腿真白,还挺细。”

香草用那双布满老茧的有力的双手抚摩张静的腿和脚,直到感到过足了瘾才停下来,重新给张静穿上袜子和靴子。 

  直到晚上姐妹俩才让张静吃了东西。吃完晚饭,春花又把张静的嘴堵上,手捆住。扔在屋子里。自己和香草到另一间屋子里去。过了一会儿,姐妹俩回来了。

张静坐在炕边。春花蹲下身,左手托起张静的右脚踝,右手慢慢地把张静的靴子的拉链往下拉。张静知道自己又要被她们羞辱了,看着拉链一点点从靴子上拉下来,觉得自己受罪的时候越来越近,当脚上的靴子被脱掉时,她感觉脚有些冷。

她不知道今天她们会怎么折磨自己的脚。姐妹俩象昨天一样把姐妹解开捆绑张静的布条,但是没解开围在嘴上的布条,也不让张静自己解开,然后两个女人脱掉张静的衣裤,只让她穿着秋衣秋裤和袜子,再把张静的手重新捆好。姐妹两自己也脱得只剩秋衣秋裤,把袜子也脱掉了。春花和香草穿着拖鞋把三个人的衣服抱出去。

这次,春花没有端水进来。姐妹俩赤着脚爬上了炕。姐妹俩站在炕上,用赤脚踢了踢张静穿着袜子的脚心。香草跪在张静的身后,抱住张静的上身,说:“不许乱动!”

春花则坐在张静对面,看着张静一身白色的秋衣秋裤,更衬托出黑棉袜的漂亮,裹在袜子里的小腿和脚显露出优美的线条。春花把张静的左脚坐在身子下面,双手从下面抬起张静的右小腿,抱到跟前,把鼻子贴在张静小腿正面袜口处,从那里开始向下闻,从小腿的袜口一直闻到脚面,脚尖,再下来到脚心,最后到脚后跟。

春花又把自己的脸在张静的脚心上来回蹭,然后用牙齿叼住张静的袜口,从小腿正面用嘴轻轻往下拽张静的袜子,这让张静感到很痒。春花把袜子拽到脚踝处,抬起张静的脚从脚后跟处继续用嘴脱张静的棉袜。把袜子脱到脚心后,春花用嘴叼住张静的袜尖,一抬头,把张静的袜子叼了下来,又用嘴褪掉张静左脚上的袜子。

然后象昨晚一样轻轻地咬着张静右脚的脚趾,张静开始不敢出声,但是春花越咬力气越大,让她感到疼痛,她开始“呜呜”叫,并扭动着脚,却被春花紧紧抓住。春花越来越用力,而且咬完脚趾还咬了张静的脚背。张静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春花直到把两只脚都咬过一遍,过足了瘾才松口。咬完脚之后,只见张静白嫩的脚上多了好几排红色的牙印。

香草说:“姐,你真行。咬出牙印还没有血。”

春花说:“妹子,学着点吧。”

接着春花又打来热水给张静洗了脚,洗完脚。春花把张静的袜子扔进了洗脚盆。张静又闷叫起来,求春花姐妹给她穿上袜子,但是春花不顾张静的闷叫,没有把张静的袜子给她穿上,而是直接把张静的脚捆了起来,把张静的袜子洗了拿出去晾。然后还象昨天晚上一样,姐妹俩头对着张静的脚睡下。

张静想,睡觉为什么还要把我捆住,堵上嘴,还脱掉我的袜子。我的脚好冷!

  夜里,春花又把张静捆住的脚拽进自己的被窝。这次,她把张静的脚趾一个个放进自己的嘴里吮,然后用舌头蹭张静的脚趾,而牙齿却把张静的脚趾用力咬住。

张静觉得又疼又痒,嘴里“呼--呼”地叫。春花直到玩累了才把张静的脚从嘴里拿出来,小声说:“你的脚太好看了,又那么香,那么干净。把脚放在我的被窝里,让我搂着,你就不觉得冷了。”说完就搂住了张静的双脚。

  转天早晨,又是春花先起来了。她轻轻走出去,等到回来时,手里拿着张静的袜子。春花叫醒张静和香草。张静挣扎着坐起来。春花把张静脚上的布条解开,拿起一只袜子,双手的拇指从袜口的两侧伸进去,其余的手指配合着一点一点的把袜子收到袜尖处,春花双手的拇指把袜尖部分撑出一个脚尖的形状,然后把袜子套在张静的左脚上,拽了拽脚尖两侧,使袜尖和脚尖对正,再用双手从脚的两侧拖着袜子往前推,使脚掌包进袜子里,。

然后春花拽住袜口两侧把袜子转过了脚后跟,把秋裤的裤脚收在袜子里,继续向上把袜筒拉挺,使袜筒和袜口尽量伸平,把皱的地方平,然后又用双手把整只袜子捋了一遍,又很仔细的给张静的右脚也穿上了袜子,再用布条把张静的脚捆起来。春花姐妹看着张静脚上的黑棉袜象一双黑棉靴一样包住脚和小腿,张静包在棉袜里的美脚和美腿又显露出优美匀称的曲线,与白色的秋衣秋裤更是形成强烈的对比。

春花觉得这个城里的女人确实挺有眼光,难怪她不愿意穿那双花袜子,是不如穿她自己的黑袜子好看,摸着也是棉袜舒服。捆在脚上的白布条更是让春花有一种征服者的感觉,这么美这么精神的黑棉袜脚被自己捆住。想到自己和妹妹赤着脚看管着这个穿黑棉袜的城里女人,春花很得意。这时香草把张静的脚拽了过去,用手抚摸着张静穿着袜子的脚和小腿。“你的袜子还挺好看,穿着舒服吗?”“呜”张静点了一下头。

“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来,让我们姐俩好好玩玩。”

香草站起来,用赤脚踩张静穿黑棉袜的脚和小腿。春花也跟着一起踩。光脚踩黑棉袜脚使她们俩更觉得有一种征服的感觉。春花坐下来,从侧面看着张静的脚,看见张静的足功比较高,脚趾向上跷起时,整只黑袜脚又多了几处优美的曲线。香草趴到张静的身上,撩起张静的秋衣,双手抚摸着张静。

“你的皮肤真细。连我都喜欢你了。”

张静被香草的一双凉手弄痒了,“呼”地叫了一声,扭动着身体。春花说:“让我再尝尝你的脚,”搬起张静的脚往嘴里放。春花轻轻咬住张静的脚趾,清香柔软的棉袜刺激了春花。

她用力咬了一下,疼得张静把脚抽回去。“哼,又要找罪受!”春花扑过来,把张静按躺下,把被子蒙在张静的头上,让香草帮她一起按住。

张静“呜呜”低声叫着,蹬着自己穿着黑棉袜的大脚,可是没有用,脚被捆着,而且春花姐妹俩坐在她的两侧,她根本踹不到她们。倒是让春花好好欣赏了一下张静穿着棉袜的脚乱蹬时的样子。春花说:“再不老实就把你闷死,听见没有?”“呜”张静闷叫一声,不再蹬了。春花揭开被子

张静“呼--呼”喘着粗气。“我得罚你了。”

春花说着就出去了,春花拽过张静的左腿。张静“呼--呜呜”地哀求着,她怕这姐妹俩折磨她,所以不敢用脚踹春花。“我慢慢给你脱。”春花说着,把双手的手指从张静小腿的两侧伸进袜口,勾住袜口,慢慢往回拉。张静看见自己的袜子一点点被春花从腿上脱下来,觉得又屈辱又难过,她也希望春花慢一点脱她的袜子,好让自己再看一看自己的美脚穿在袜子里的样子,感觉一下穿着棉袜的舒适感觉。

春花脱得很慢,只见张静的秋裤一点点露出来。袜子褪过了秋裤的裤脚,张静白嫩的脚踝和脚心露了出来,袜子摩擦在脚上,让张静感觉有点痒。袜子脱过了脚后跟,张静白嫩的脚踝和脚跟露了出来,当张静的脚心露出一半时,春花拽住袜尖把袜子轻轻地从张静的脚上拽了下来。

春花又把张静的右脚拽了过来,象左脚一样,卷起裤脚,双手拽住袜口两侧,把袜口翻过来,这次春花用双手的手指把张静的棉袜慢慢向下卷,就象城里的女人脱长筒袜一样,张静白色的脚掌一点点露出来,当袜子卷到脚尖时,春花轻轻地拽住袜子的两侧把袜子拿掉。脱掉张静的袜子,春花又捆住张静的脚,然后出去把鸡毛掸子拿了进来,让香草按住张静的脚,对张静说:“叫你长点记性!”

说着,春花用鸡毛掸子狠狠地抽打张静的脚心。张静白嫩的脚心立刻被打出一道道红印。张静感到一阵阵剧痛,疼得她“呜,呜,呜”直叫,想求春花停止都不行,因为嘴被堵住,根本喊不出声来。

屈辱和痛苦的眼泪流了出来。春花打够了,又在张静的脚背上狠狠咬了一口。“呜--”张静叫起来。“这回知道厉害了吧,我看你不吃点苦头是不行!”春花说。

  直到这时春花对张静的“惩罚”才算完事。春花姐妹俩出了屋,只剩张静一个人在炕上。张静感到脚心火辣辣地疼。过了一会儿,春花又把那双花尼龙袜拿了进来,“你不是不喜欢这双袜子吗?”张静点了一下头。春花解开张静脚上的布条,“这几天,我要罚你不能穿衣服和靴子,我还得让你穿几天不喜欢的袜子。

过几天,等你老实了,才能穿自己的袜子。”

然后春花拿起一只自己的袜子,双手的拇指从袜口的两侧伸进去,其余的手指配合着一点一点的把袜子卷起来,然后把袜尖撑开,套在张静的左脚上,使脚趾部分对正,然后慢慢往回拉,一点点把脚掌包在袜子里,袜子转过了脚后跟,费力地上了脚踝,包在张静的秋裤外面,然后向上拉挺了袜筒和袜口。

然后春花拿起另一只袜子,双手从袜口两侧把袜子撑开,拽住袜口两侧把袜子直接给张静往上穿。由于袜子小一点,张静的脚紧紧包在里面,脚趾顶在红色的袜尖里,显出脚趾的轮廓,张静觉得脚有些别扭。

  到了下午,香草出去办事,只剩下春花。春花走进屋里,爬上炕伸出手摸张静的脚。张静想把脚缩回去,却被春花抓住。春花问:“还疼吗?”

张静点了点头。“以后要听话,知道吗?”

张静点了一下头。春花轻轻摸着张静的脚,说:“你的脚穿上我的花袜子真好看。”春花把张静包在红色袜尖里的脚趾伸进嘴里,用牙齿咬张静的脚,用舌头舔着张静的脚趾,然后又把张静穿着袜子的脚心蹭在自己的脸上,接着伸出右手的食指,轻轻地沿着张静右脚袜底上的白条来回划。张静的脚心被弄疼了,她抖了抖双腿,被春花按住。

“你别不识抬举。今天就是个教训。”春花说,“以后我碰你的脚的时候不许乱动,听见没有?”张静点了点头。“真好看。”春花摸着张静顶在袜尖里的脚趾说。

“以后要听话,记住了吗?”春花问到。张静点点头,忍不住抽泣起来,嘴里塞着布团,她只能无助地发出“呜呜哼哼”的声音。春花用右手的食指捋着张静左脚上袜子的脚趾部分,然后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张静左脚的脚背,用力攥了攥张静的脚掌。张静感到有些疼。春花给张静盖上棉被,转身出了屋。

  傍晚,香草回来了。姐妹俩扶着张静上了厕所。晚上睡觉前姐妹俩照例给张静洗了脚,再穿上袜子,仍然是把张静捆绑堵嘴,但是这次春花把张静的脚捆上了。

  早晨起来,春花把张静裹在棉被里,和香草出了屋。张静动了动,双手双脚被布条捆住,布条很紧,但是很柔软,手脚都挣不开,尤其是捆手的布条。张静就蠕动着身体,踹开棉被,用双脚互相蹭着,想把双脚先从布条的束缚中抽出来,但是布条太紧了,根本抽不出来。这时香草进来了,看着张静在炕上扭动着把穿着花袜子的那双大脚互相蹭,同时喘着粗气,塞住的嘴里发出“呼呼”的声音。张静想,完了。“哟,还想逃跑。

告诉你,你的衣服和靴子还有袜子我都已经锁起来了。你要是想跑,就只能穿着这身秋衣秋裤跑。我姐捆的脚还没人能挣开呢。

香草又从屋外拿回了张静的手表:“你要是在一分钟以里不能把脚抽出来,今天晚上就得光着脚丫子睡觉。”张静没有动。香草抄起鸡毛掸子,脱掉鞋爬上了土炕,“啪”地一声就把鸡毛掸子抽在张静的脚面上。“快点儿!”“呜--”张静把脚缩回去,用力踹了香草一下。香草一下坐在炕上。张静用力向炕边挪,却被香草抓住。“姐,快来,她要逃跑!”春花正在院子里刷牙,一听妹妹喊,赶紧跑进屋,只见张静仰面躺在炕上,香草骑在张静身上。张静蹬着两只穿着袜子的脚。春花赶紧脱掉拖鞋,赤脚上炕。三个女人只穿着秋衣秋裤(只有张静穿着春花的袜子)在炕上扭在一起。

春花按住张静的双脚,对香草说:“摁着她的脚!”

香草牢牢地按住张静的双脚。春花骑在张静的身上,半蹲起来,抓住张静的双肩把张静翻了过来,让张静趴在炕上。“上面交给你了!”春花对香草说。然后姐妹俩换了下位置。香草骑在张静的身上,双手用力地掐着张静的后背和胳膊。

而春花则用脚踩住张静的大腿后面,用手扳起张静的脚面,让张静的脚面带着小腿向上折,使张静穿着花袜子的脚面绷得很直,然后狠狠地用嘴沿着袜子上的红色脚尖部分咬张静的脚趾。香草用棉被蒙住张静的头,用一只手勒住张静的脖子,兜住棉被。

一只脚踩住张静的后背,另一只手继续掐张静的胳膊。春花用左手抓住张静的脚,继续咬张静的脚趾,用右手狠狠地掐张静的小腿肚子。

上一篇:拐卖4

下一篇:拐卖2

绳师培训 招募女M(坐标深圳)!QQ:52800679

 

评论

美缚绳艺网

美缚绳艺网“绳艺视频”栏目专注分享逍遥绳艺、锐度主张、MJ影视、梨花雨、山东原创、撒琅制造、真实的经典、典雅倩影、美束映画、柔丝女皇、丽佳美亚、怀旧影苑、新胭脂扣、灰鸟原创、DK-13、 nature art、BSD、胜景山庄、一往情深、丝家王、雅俗阁、红豆的天空、TYINGART、唯美之家 、猎美视觉、小驴原创、绳之韵、半岛束艺台、丽柜美束、优缚社、手指间的旋律、雨晴美束 、邕娘、齐鲁影视、伊宣原创、随心原创、CLZ原创、阿木原创、千丝万缕、神艺缘等知名绳艺工作室原创或定制作品! 感谢同好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美将与你一起努力,将美缚网打造成一个“缚如梦境,绑如神木”的紧缚绳艺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