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卖

国产sM绳艺露脸KB调教视频 点击观看

  冬天的一个清晨,张静一个人走在上班的路上,脚上那双黑亮的长筒靴踩在地上,发出"嗒、嗒"的声音。张静身高1.71米,修长的双腿,加上一双黑色的长筒靴,灰色的裤腿收在靴筒里,使得她显得非常精神,自信。张静今年25岁,在一所中学教语文,因为张静对大家非常礼貌,又对学生十分亲切,学生和同事们都很喜欢她。

张静心想,今天可真冷。实际上,张静喜欢冬天,因为冬天她可以穿自己最喜欢的一种鞋,长筒靴。她觉得长筒靴使她的脚看上去得到了最好的保护,而且穿长筒靴使她显得神气,自信。她抬手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

为了赶上7:10那趟公共汽车上班,张静拐进了一条小胡同。突然,她的背后闪出一个人影,张静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条湿毛巾就捂在了她的嘴和鼻子上。张静闻到一股很浓的药味,感到一阵眩晕,两腿一软,就昏了过去。

  张静好久才从昏迷中醒过来,感觉自己的嘴里被人塞了东西,她想用手拽出来,可是手被绑在背后,“怎么回事”,张静想。她费力地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平房的土炕上,大衣被人脱掉了,双手被人用布条反绑着,手套和手表也被人摘走了,嘴里塞着布团,布团很柔软,但是把张静的嘴堵得严严实实,外面还被宽布条围住,在后脑勺打了个结,张静想用舌头顶也顶不出来。

大腿和两只脚也分别被布条捆住。张静想:坏了,自己被绑架了。她想喊,但是被堵住的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她想坐起来,挣扎了几下,也无济于事。她只能“呜、呜”闷叫着,绝望地看着窗户上的铁条。过了一会儿,门开了。进来两个女人,都是农村人的打扮,黑红的脸膛。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个子比较高,看上去身体很壮实,另一个是二十多岁的姑娘,个子矮一些。两个女人看了看张静,互相嘀咕了几句。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就出去了。剩下那个年轻的。

  她叫刘香草,是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的妹妹。刘香草小的时候,看的电影里面穿长筒靴的都是坏人,比如日本鬼子、国民党军官。这几年冬天进城看见那些城里的女人穿着黑亮的长筒靴,趾高气扬地走在马路上,有些对她这个农村打扮的女人投去鄙视的目光,让她又羡慕又气愤。今天,这个早晨还神气活现的城里女人成了她和姐姐春花的俘虏。

把这个女人扔到炕上之后,香草帮着姐姐脱去女人的大衣,摘掉手套和手表,绑住双手双脚,堵上嘴。香草看着这个穿靴子的城里女人被捆绑堵嘴,多少感到解气,可是这个女人脚上的靴子让香草觉得这个女人还是有些神气,因为张静脚上那双又黑又亮的靴子还显得有些威严。

于是,香草就想脱掉张静的靴子和袜子,让这个城里的女人没法臭美。

她走到炕边,伸出手摸着张静的皮靴。张静吓得把脚收了回去。刘香草趴到炕上,小声对对张静说:“老实点,不然就用枕头闷死你。把脚伸出来。”张静很害怕,只好把脚伸了出去。刘香草贪婪地摸着张静腿上的靴子,说:“靴子挺好看,我把你脚上的布条解开,给你脱鞋让你上炕暖和暖和,你要是敢踢我,我就把我姐和姐夫叫进来,把你吊起来,听见没有?”

张静“呜”地叫了一声,点了一下头。刘香草解开了张静脚上的布条,左手托起张静右脚踝,右手轻轻地拉开张静靴子上的拉链,然后拽了一下靴子,但是靴子有点紧,她就两只手拽住张静的脚,把靴子扒了下来。一只穿着黑棉袜的脚露了出来。

张静的脚稍大一些,40码。但是修长匀称。刘香草看见张静紧紧裹在黑棉袜里的脚底,五个脚趾包在袜尖里,形成一条优美的曲线,脚底内侧的曲线就象一个拉长了的“S”,而黑色的袜子又增加了一点神秘的感觉。刘香草只是觉得这个女人的脚很好看,她很羡慕张静能有一双这么漂亮的脚。一想到有这么漂亮的脚的女人被自己看管,刘香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高兴。

她慢条斯理地脱掉张静的另一只皮靴,把张静的两只脚都推上炕,自己脱掉棉鞋,穿上张静的靴子在屋里试。可是刘香草只有一米六多一点,脚不大,腿不长,穿张静的靴子不合适。她只好脱掉靴子上炕,盘腿坐到张静的脚边。她把张静右脚的裤脚和毛裤的裤脚向上卷,卷了一下,发现张静的袜子袜筒还不短,又卷了一下,才看见了袜口和白色的秋裤,张静的袜筒差不多有半截小腿长。看着这只紧紧裹在黑棉袜里的大脚,刘香草心想,这只脚真好看。

她觉得那双黑棉袜就象黑棉靴一样保护着张静的脚。既然这样,香草自然觉得更要脱掉张静脚上的这最后一层保护。香草抬起张静的右脚放到自己的腿上,挠了一下张静的脚心。

张静“呜”地叫了一声,不知道刘香草要干什么,把腿往回收,却被刘香草抓住。刘香草说:“又不听话了。老实点。你穿的大皮靴子不透气,我先把你的臭袜子脱下来,然后给你洗洗脚。”张静冲刘香草摇摇头,“呜--呜--呜”地叫,意思是不让刘香草脱自己的袜子。刘香草想,你不愿意让我碰你的脚。

那好,我偏要脱掉你的袜子,让你臭显摆,而且还要慢慢脱,让你害羞。她把双手的手指从张静小腿的两侧伸进张静的袜口,勾住袜口,开始轻轻往回撸。张静不愿意让外人看见自己的赤脚,在夏天也要穿长筒丝袜,更不愿意别人玩弄自己的脚,她觉得被人扒掉鞋袜是一种羞辱,但是又一想,反正自己也跑不了,如果自己反抗,那个女人肯定会折磨自己。再说面前又是个女人,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只好由她。香草脱得很慢,她是故意要羞辱一下张静。

张静只能看着自己的袜子从秋裤上轻轻往下褪,褪过了秋裤的裤脚之后,棉袜蹭在光滑的脚踝和脚心上,张静感觉有点冷,还有点痒。袜子脱过了脚后跟,张静白嫩的脚踝和脚跟露了出来,当张静的脚心露出一半时,刘香草却停了一下,好象是要欣赏一下自己的作品,看着张静那只露了一半的脚,只有脚趾部分和前半个脚掌还包在袜子里,袜口和脱下来的部分在张静的脚掌处堆着。刘香草拽住张静的袜尖,轻轻脱掉了这只袜子。

“这只大白脚”,刘香草说道。这是一只城里女人的脚,白嫩,干净,修长。脚心白里透红,没有死皮和茧子。“脚趾还挺长”刘香草说。张静瞪了刘香草一眼。刘香草又把张静的左脚拽了过来,象右脚一样,卷起裤脚,双手从张静小腿的两侧拽住袜口,把袜子翻过来,这次刘香草是把张静的袜子慢慢向下拉,让里面露出来。袜子被香草拉过脚踝和脚心,当刘香草就快把整只翻过来的袜子慢慢从张静的脚上脱下来,张静只剩下五个脚趾还包在袜子里的时候,刘香草一松手,袜子翻过来的部分耷拉到张静的脚面上,刘香草“哼”了一声,还是把张静的袜子脱了下来。

“去,臭脚。”

刘香草打了一下张静的脚心。香草觉得很得意,这个刚才还很精神的女人,现在靴子和袜子都被自己脱掉,自己还打了一下她的脚心。现在张静除了一双美脚之外已经没有任何让香草嫉妒的了。

刘香草拿起张静的袜子闻了一下,让她感到奇怪的是,这个城里女人的袜子不但不臭,还有一股香水味。刘香草心想,难道城里女人在袜子上也洒香水吗?

  香草以前也和姐姐绑架过女人,但那都是些农村姑娘,扒下来的棉袜没有臭味已经算是很干净的了。今天这个女人的袜子不仅不臭,还有股香味。香草看了张静一眼,又想出来一个羞辱张静的方法。

她把张静的两只袜子揉成一团,拿到张静的嘴边,笑着说:“你的袜子还挺香的。来,你自己也尝一尝。”

然后解开围在张静嘴上的布条,拽出塞在张静嘴里的布团。香草捏住张静的腮帮子,说:“别乱动,张嘴!”说着把袜子往张静的嘴里塞。张静把头扭到一边,徒劳地蹬着那双裸露的玉足说:“不,求求你们,放了我吧。呜,不,呜,呼--呜...”不等张静说完,香草硬是把袜子塞进了张静的嘴里,然后一点点塞严实,再用刚才的宽布条围在张静的嘴上,在张静的后脑勺打了一个结,这次比刚才更结实。

“好好尝尝,啊。”

香草笑嘻嘻地对张静说。香草按住张静的双脚,用布条重新捆了起来。“呼,呜--呜...”张静闷叫着。

香草用左手揉捏着张静右脚的第二个脚趾,一边用右手抚摩着张静右脚光滑的脚心,笑嘻嘻的说:“你的脚丫子真嫩。”香草起身出了屋。张静虽然是个善良的人,但是她也有些看不起农村人。

每到冬天,当她看见那些穿着臃肿,脸膛黑红的农村妇女时,自己就有一种优越感。而把农村妇女脚上的棉鞋和自己的黑亮皮靴一比,张静的这种优越感就更强了。没想到今天自己落到了两个农妇的手里,被她们捆绑起来,任她们摆布,自己引以为荣靴子和自己喜欢的袜子被扒掉,自己的袜子还被塞进嘴里。这让她感到羞辱。

张静的袜子塞在嘴里,虽然是早晨新换上的,很干净,但是干燥的袜子塞在口腔里,让张静感到嘴里很干。而且今天她穿的这双棉袜袜筒比较长。这是因为张静冬天喜欢穿袜筒长的黑袜子。这样,袜子团起来,体积就比较大,把张静口腔塞得严严实实。张静想,没想到自己在穿袜子上的偏好今天竟方便了绑架自己的人。

她想用舌头把嘴里的袜子顶出来嘴里,并发出“呜呜哼哼”的声音。可是香草是先把袜子塞在张静的嘴里,然后一点点塞进去的,塞得很严实,把张静的舌头压住,外面又用宽布条围上。张静*舌头的力量根本顶不出来。张静想,还是先把布条弄开。她挣扎了几下,想挣脱捆绑手脚的布条,但是香草捆得很结实,根本没法挣脱。张静,张静挪到炕边“呼--呼”地喘着粗气,她感到双脚冰冷,看着地上放着的自己的靴子,心想,不如先把脚从捆绑的布条里褪出来,伸到靴子里暖和暖和。

张静用力地蹭着双脚,想把脚从捆绑的布条里褪出来。可是香草捆得太紧了,张静根本褪不出来。张静心里想,唉,现在自己的脚这么冷,却连靴子也穿不了。香草再进来时,手里端着一盆冷水。香草把盆放在地上,把张静的双脚拽出炕边,又把盆里泡着的毛巾拧了出来,用左胳膊夹住张静的双脚,用右手把水淋淋的毛巾包在张静的脚上。

张静的脚冻得生疼,双脚拼命想抽回来,但是自己太柔弱,而香草虽然矮,但是力气很大,死死拽住她的脚。香草又用泡在盆里的茶缸子在盆里捞了一缸子冷水,浇在张静的脚上。这时,香草的姐姐春花走了进来,一把把香草拽开,冲香草喊到:“干什么呢?你!”,又压底声音说:“要是把她弄病了咋办?

哎,她的袜子呢?”香草朝张静一努嘴。春花脱掉棉鞋上了炕爬到张静旁边,仔细看了一下张静嘴里塞着的袜子和嘴上围着的布条,对香草的堵嘴方法表示满意,说:“行,挺严实。干得比你姐还好。拿条干毛巾来。”香草这才出去,找了条干毛巾。春花接过毛巾,给张静擦脚,说:“行了,你出去吧。”

春花给张静擦完脚,又用一条枕巾把张静的双脚包在一起,包好又很细致地把枕巾的几个角系好,很和气地对张静说:“你的袜子肯定湿了,待会儿我给你找双干袜子换上。

”张静“呜,呜”点了两下头。

  看着春花出了屋,张静再也忍不住了,屈辱和痛苦的泪水流了出来。张静心想,这两个女人为什么要绑架自己?还要脱掉她的靴子和袜子来羞辱自己。尽管脚擦干了,还包上了枕巾,张静还是觉得自己的双脚很冷,而且把脚包在枕巾里让张静觉得很滑稽。很快春花就又进来了。春花手里拿着一双自己的花双尼龙袜,她解开张静脚上的枕巾,摸了一下张静的脚,说:“哟,还这么凉!”

然后就开始给张静搓脚。春花的手很有力气,手心里布满老茧,搓在张静白嫩的脚上,磨疼了张静。张静“呼--呜”轻轻叫着。“疼了?”“呜”张静点了点头。“你们城里女人就是娇气,一点儿苦也吃不了。你的脚丫子也太嫩了,一块茧子没有不说,搓一下都疼。以后要是下地干农活看你受得了受不了。”

等脚搓得热了,春花把袜子拿到张静面前问:“好看吗?”张静摇摇头。春花不高兴了,“你们城里女人就是臭美。冬天非要穿双大皮靴子。袜子还得好看。臭脚丫子穿那么好看的袜子有什么用。不好看也得凑合,你的袜子好看,也不臭,可塞在嘴里,揪出来也是湿的,这么冷的天,穿湿袜子非感冒不可。再说我的袜子也不臭。”

说着,春花解开捆住张静双脚的布条。拿起一只袜子,双手的拇指从袜口的两侧伸进去,其余的手指配合着一点一点的把袜子收到袜尖处,然后把袜子套在张静的左脚上,使脚趾部分和前半个脚掌包在袜子里,袜口和余下来的部分在张静的脚掌处堆着。然后春花拽住袜口两侧把袜子给张静往上穿。张静的脚比较大,而春花的尼龙袜比较紧,所以有点费力。

春花把袜口拽过脚踝,包在张静的秋裤外面,然后向上拉挺了袜筒。紧接着又给张静的右脚穿上袜子。张静的大脚把袜子撑了起来,使得袜子的图案很清晰地显露出来。那是一双农村女人常穿的花尼龙袜。

袜口,脚跟和袜尖是红色的,脚底部分也是红色,从脚跟到脚尖有很多平行的细小的白色条纹,脚跟上面的袜筒和脚面部分则是白色,有一些细小的红条从袜口一直通到红色袜尖,平行的红条分出的白色条格部分则有些小红点平行与红线平行排列。每只袜子两侧的脚踝部分都有一个菱形的黄色花朵图案。总之,很俗气。

张静很讨厌这样的花尼龙袜,觉得没有文化的农村人才穿那种袜子,平时买袜子时对这种袜子看都不看。可是今天自己喜欢的的袜子被人脱掉塞进嘴里,这双自己讨厌的又花哨又俗气的袜子却被人穿在自己的脚上,而且这双袜子不太合脚,紧紧地把脚包住,脚趾顶在袜尖上使张静觉得不太舒服。

“行,挺好看。”春花说着,又捆住了张静的脚,然后问张静:“想穿自己的袜子?”张静点点头。“那好,你得听话,不然就再把你的袜子扒下来扔进灶坑烧了。”张静点着头。春花解开了围在张静嘴上的布条,拽出塞在嘴里的袜子。“噗,求求你们,放了我吧。”张静哀求着。

“又不听话了。张嘴!”

张静张开嘴。春花又把刚才的布团塞进张静的嘴里,再用布条围上,在后脑勺打结。这次张静没反抗,春花比较容易地完成了。“我这就去给你把袜子洗了。明天晾干,你就能穿上了,要是表现好,你还能穿上大皮靴子下地活动活动。”张静只能点点头,看着春花拿着自己最喜欢的那双黑袜子出去。

上一篇:拐卖2

下一篇:自缚-极限游戏

绳师培训 招募女M(坐标深圳)!QQ:52800679

 

评论

美缚绳艺网

美缚绳艺网“绳艺视频”栏目专注分享逍遥绳艺、锐度主张、MJ影视、梨花雨、山东原创、撒琅制造、真实的经典、典雅倩影、美束映画、柔丝女皇、丽佳美亚、怀旧影苑、新胭脂扣、灰鸟原创、DK-13、 nature art、BSD、胜景山庄、一往情深、丝家王、雅俗阁、红豆的天空、TYINGART、唯美之家 、猎美视觉、小驴原创、绳之韵、半岛束艺台、丽柜美束、优缚社、手指间的旋律、雨晴美束 、邕娘、齐鲁影视、伊宣原创、随心原创、CLZ原创、阿木原创、千丝万缕、神艺缘等知名绳艺工作室原创或定制作品! 感谢同好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美将与你一起努力,将美缚网打造成一个“缚如梦境,绑如神木”的紧缚绳艺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