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sM绳艺露脸KB调教视频 点击观看

  吴天德和周凤仙二人马不停蹄向东追去。三天三夜后,两人来到浙江金化县境内。

  两人在客栈前跳下马来,吴天德去向掌柜定房。周凤仙独自站在一旁,一路上她对吴天德不理不睬。吴对她解释那天晚上没去采花,她也不听。她自已也不知道,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吴天德并不在意,一路上还是和她谈天说地,仿佛有说不完的故事。

  吴天德走过来,拍拍周凤仙的头道:“房租好了,上去休息吧。”

  周凤仙甩开他的手,一个人走上楼去。

  楼下,吴天德难堪的和掌柜解释道:“哎,现在的丫头们脾气大的很!”

  “可不!”掌柜应声道:“我那丫头每天回去都没给我好脸色,好象她是我爹似的。”

  周凤仙气呼呼的推开房门,走进屋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道:“我可不是你女儿!”说罢手撑着面颊,痴痴的看向窗外。

  吴天德走过来,站在门口道:“今天早点休息吧。”

  “干什么?”周凤仙余气未消“晚上又想去干好事!”

  吴天德做了个禁声的手势道:“从路上踪迹看,卜垣那小子离我们以很近了,应该就在金化镇。”

  周凤仙点点头。

  吴天德笑道:“你的镖法练得怎么样了,到时候手可别发抖哟。”

  周凤仙也不答话,右手一扬,一只飞凤镖向吴天德面门打去。

  “哎呀!”吴天德夸张的一叫,顺手带上门,飞凤镖钉在门背上。吴天德在门外道:“真是,教会了徒弟,打死了师父!”

  周凤仙忍不住‘扑哧’一笑。

  二更时分,吴天德带着周凤仙穿行金化镇的房尖屋顶。周凤仙跟在吴天德身后,气喘吁吁的说道:“我们都查了几家了,那有卜垣的影子?你是不是判断错了!”

  吴天德摇摇头道:“不会的,当年我跟踪过多少镖车,从未失过手,他们一定在金化镇。金化镇就巴掌大的地方,我就不信找不出他们来。怎么,你累了?”

  周凤仙小嘴一撅,道:“才不是呢!好吧,再信你一次。”

  吴天德又翻过一堵院墙,转身扶住勉强跳过来的周凤仙,低声在她耳边道:“小心点,要是被人发现了,可要绑了见官哟!”

  周凤仙忍着耳边的麻痒,瞪了他一眼。

  吴天德嘿嘿一笑,拉过她的手,悄声溜入院内。周凤仙红着脸,任他牵着手,幸好黑暗中吴天德看不到她的脸色。吴天德来到一个门口,头趴在门上听了会,脸色一沉。他拉着周凤仙来到院内,周凤仙正要询问。吴天德突然一手捂住周凤仙的嘴,另一只手拦腰将她抱起。他腿一用力,抱着周凤仙翻上屋顶,双脚在房瓦上一弹,竟一点声音也没有。

  吴天德对着怀里的疑惑的周凤仙点点头,又冲着瓦下示意了一下。周凤仙明白了,仇人就在脚下。吴天德轻轻放下周凤仙,却不肯松开捂着她嘴的手,自已的手清楚的感觉到她的滚烫的红唇,那感觉好舒服呀。周凤仙也不作声,静静看着他的眼睛,任他捂着嘴,好一会,吴天德收起心情,放开她。

  吴天德手慢慢揭开一块瓦片。周凤仙向下看去,只见卜垣,刘志德,飞雁鞭林可娇,鬼神童子雷行天正围着一张桌子坐着,而好久不见的小蝶就站在一旁。

  周凤仙又喜又恨,喜的是仇人们会聚一堂,恨的是小蝶居然忘恩负义。吴天德对着她摇摇头,在她耳边道:“下面情况还不明了 ,先听听再说。”周凤仙点点,努力控制着情绪。

  雷行天嘶哑的嗓声道:“那姓吴的,果然不是我僵尸的对手。要不是他轻功好,僵尸追不上,公子那还用担心。不过那僵尸还没练成,不能带来,公子还是早回庄上好些。”

  吴天德不屑的低哼了声,继续听道。

  林可娇用悦耳的声音说道:“是呀,公子爷,你还是早回庄上。严公子受伤后,奴婢连夜就赶来,就是怕公子爷有危险啊!”

  雷行天眼睛盯着林可娇胸口,淫笑道:“还是阿娇心痛公子呀……”

  “哎呀!雷长老就会取笑奴家!”林可娇顺势拧了雷行天一把,心说:要不是想再见他一面,我才懒得这快来见你们几个王八蛋呢!雷行天受之神色,和林可胡乱的调笑起来。林可娇不时发出动人的浪笑声。

  卜垣一挥手,打断道:“好……好了!我们……们就住在这……这里等他来。”

  众人大叫,刘志德急道:“卜兄,那淫贼武功高强,我们只怕……”

  卜垣脸上露出恨意,坚决的说道:“不用……用说了,我自有……有办法!”说着也不顾众人反映,对旁边的小蝶道:“你……你们去睡吧,小蝶今……今晚就扶伺我!”

  雷,林两人无奈齐道:“谨听公子吩咐!”

  吴天德听得心中疑惑,觉得有种不安感觉。周凤仙见众人要离去,忍不住踩碎屋顶,跳了下去。“卜垣,你这个禽兽!到九泉下去见我爹爹妈妈吧!”

  吴天德心说:也罢!抽出刀,跟着跳了下去。

  屋内众人大惊,卜垣二话不说逃出屋内,林可娇深深的看了吴天德一眼,也跟着卜垣而去。雷行天抽出桃木剑,二指在顺着剑背一刮,一团火焰向吴天德扑来。吴天德躲火焰,反手一刀,砍中正欲逃走的刘志德。

  刘志德惊天动地的惨叫着,倒在地上。周凤仙一拉吴天德道:“快追卜垣!”

  卜垣三人急匆匆逃出院子,来到街上。午夜的街上以无人迹,吴天德正插着腰,威风凛凛的站在街头。雷行天眼中露出惊恐,林可娇眼神闪动,不知是喜是忧。只有卜垣镇定下来,冷笑几声不屑的看着吴天德。

  周凤仙走过来喝道:“卜垣,你记好,我今天杀你,是为了我父母抱仇,为久安庄所有人抱仇,是为……”说着眼泪唰的流下来。

  卜垣冷笑道:“表妹,你跟着姓吴的这么久。觉得是他让你舒服,还是我让你舒服?”

  “你无耻!吴大哥是好人,他没有对我……”周凤仙脸一红,说不下去。

  “哈哈……”卜垣嘲笑道:“你是说,你跟着天下第一淫贼这么久,结果什么就没做?哈哈……没有比这更好的笑话了!”

  “放你奶奶的屁!”吴天德喝道:“老子杀人强奸,坏事做尽!可是从来说一不二,说是没做就是没做!你他妈的,爱信不信!”

  “姓吴的。”卜垣撇着嘴冷笑道:“这事和你并不相关,你多管怎么闲事!”

  吴天德眉毛一扬道:“老子喜欢,怎以样?就是看你小子不顺眼!”

  这时,突然镇的四面远无传来长啸声,啸声振荡重叠,犹如千军万马,奔腾远去。最来难是的是四声长啸,高低节奏完全一样,象是一人发出。吴天德脸色凝重心说:这四人内力都不在我之下,纵来一个都难说取胜。

  卜垣得意的笑道:“风云庄八大长老来了四位,姓吴的,你的面子大得很吗。”

  吴天德对周凤仙道:“你快走!”说着闪电般的冲向卜垣。

  林可娇见过他鬼魅般的身法,忙挡在卜垣面前。谁知吴天德身影一晃,转到卜垣身后,刀光挥向他的后颈。猛听得呼呼声响,一件小物迅速异常的破空而至,刚听到一点声息,那物转瞬间划过长空,已将吴天德手中腰刀打落。这暗器先声夺人,威不可当,吴天德大吃一惊,只觉虎口发麻,随即纵身过去一看,原来只是颗寻常的小石子。

  “谁敢伤我儿!”街的另头奔来一行人,为首者五十岁左右,细目长须,眼中精光逼人,透出内家高手气势。他身上跟着四人,太阳穴高高鼓起,显是外家高手。

  “爹……”卜垣惊叫道:“你闭关出来了!”

  来人正是风云庄主卜天雕。卜天德看着卜垣慈爱的笑道:“终于悟出了‘混沌掌’,比预计的早一个月。刚出关就听说,居然你被人追杀到浙江来了!”说着转眼看看吴天德淡淡道:“老夫多年未在江湖上走动,原来江湖上的朋友已不把我放在眼里。”

  雷,林二人走上前道:“庄主,属下无能!”

  卜天雕哼了一声,道:“不关你们的事。”

  周凤仙跪倒在地叫道:“姨夫!”

  “是凤仙呀!”卜天雕和蔼的笑道:“你都长这么大了。哎,你父母的事我都知道了,你放心,我会替小仙妹和周贤弟抱仇雪恨的。”

  周凤仙急忙道:“不是的,姨父你听我说,是卜垣他杀害我父母的……”

  卜天雕眉头一皱,心道:这女孩子,怎么不如好歹。我不提你的丑事,就是要保住你的名节,你还反咬垣儿一口。当下沉声道:“垣儿从小是被溺爱了一点,可这么大逆不道的事,他还是做不出来的。”也不由周凤仙分说,对身后四人道:“王长老,你带凤仙先回庄上。”身后一人回应一声,走向周凤仙。

  就在这时,忽然一人高叫道:“等一会!”只见黑暗走出一人。

  众人一看,竟是小蝶。小蝶走过周凤仙身边时,眼含热的看了她一眼。她走到卜天雕面前跪到地上,说道:“姨老爷,奴婢小蝶向姨老爷磕头了!奴婢三年前随夫人,去过风云庄,不是姨老爷还记不记得?”

  卜天雕点点头道:“我记得你,小蝶。”

  卜垣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没想到父亲闭关这么早出来,而最要命的是小蝶在这时候,竟敢出现。看来只怕事情瞒不父亲,他不由忐忑不安的看了看卜天雕。

  小蝶跪着道:“小姐说的全是实情……”她把事情原原本本向卜天雕说出来,声音清晰冷静。为这一刻,她忍辱偷生保全性命,无人的时候不知练习过多少遍。吴天德走过去,扶起周凤仙。周凤仙听着小蝶的述说,又勾起伤心事,忍不住倒在吴天德怀里低声哭泣。而卜天雕越听越惊,越听越怒。小蝶说的仿佛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一只豺狼,一个衣冠禽兽。

  时间一秒一秒慢慢过去,小蝶终于说完事情的前因后果。最后她对着卜天雕磕了个头道:“我落在他们手上,本早要寻死。不过,我知道小姐是个直性子,心地又单纯。我怕她斗不这群虎狼,那久安庄的冤屈就永无昭雪之日,于是我忍辱偷生到现在。可是,天见可怜,小姐她遇到个大贵人,能站在这里。我心愿以了,是生是死全凭姨老爷发落。”

  一时间,卜天雕象衰老了十几年,他手指着小蝶缓缓说道:“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

  小蝶猛的抬起头,解开身上的衣服。外衣,内衣,一件件被脱下,月光下,雪白的肌肤发出圣洁的光芒。众人看向她赤裸的胴体,‘哗’的一阵吵杂。只见她全身被鱼网般的红绳紧紧束缚着,纤细的红绳残忍的陷入她瘦弱的身躯。双个本来白皙乳房,被红绳勒成酱紫色的圆球。阴道和肛门里被插入圆木棒,红绳把木棒深深的顶入,白色的液体顺着她,被勒成一圈一圈的大腿流下来。

  吴天德脱去外衣,递给周凤仙。周凤仙走过去,把外衣披在小蝶身上,把她扶起来。小蝶再也忍不住,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周凤仙哭诉道:“小蝶,对不起!我误会你了!”小蝶咬着嘴唇,摇摇头道:“不要紧,小姐!知道你还活着,我好开心。”

  卜天雕楞在那里,手指哆嗦着,心中无数念头在交战。好一会他咬牙,嘶哑的叫道:“垣儿!”

  卜垣颤声道:“爹……”

  “跪下!”卜天雕大吼道。

  卜垣腿一软,跪在卜天雕脚下,拉着他的腿反复叫着“爹……”

  卜天雕听得心如刀割,猛的一咬牙,转过身,手掌举过头顶,只见卜垣眼中充满恐惧,凄凉……。卜天雕手举在半空,亡妻往日的的柔情密意瞬息间在心中滚了几转。他长叹一声,回过身,一掌拍在小蝶的额头。小蝶惊讶的看着卜天雕,含恨倒在地上香消玉损。周凤仙不禁一呆,惊叫着扑到小蝶身上。

  卜天雕眼中回复了可怕的冷静眼神,对小蝶的尸体道:“对不起了!”

  吴天德站在一旁,看着事情的发展。他并不太吃惊,卜天雕的行为在他看来也属正常,所以他并没对他抱太大希望。他静静的等着机会,他的武功在卜天雕面前,连逃走胜算都没有。

  卜天雕拉起周凤仙,交给身后的四长老。他用冷冷的眼神,看着吴天德道:“我佩服你也是条好汗!如果,你能挡我三招,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吴天德摇摇头,指着周凤仙道:“我要她和我一起走。要是一个人走的话,还不如现在就逃走,活命的机会还要大一点。”

  卜天雕冷笑道:“好吧,老夫答应你。”说着用脚尖挑起腰刀,踢向吴天德。吴天德接过刀,舞了个刀花,一拱手道:“请!”卜天雕一抱拳,道:“第一招叫‘翻江捣海’,请接好!”说罢身影晃动,顿时化为无数人影向吴天德扑去。吴天德展开身法,前冲后跳,可怎么也冲不出卜天雕的身影。突然人影斜弯急转,一只手掌竟从绝不可能的弯角横将过来,拍的一声,已击中吴天德背心。吴天德身子便如一捆稻草般,在空中平平的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下。

  周凤仙一声尖叫,吴天德从地上缓缓爬起,笑道:“卜庄主果然高明,不过我还受得起。”卜天雕冷淡道:“这一掌,我只用五成内力试试你。第二招是‘自在飞花’,请接好!” 右手一伸,随随便便的拍了出去。当此情势,吴天德不能不接,当下不敢大意,腰刀平推出。不料卜天雕手掌忽低,便像一尾滑溜无比,迅捷无伦的小鱼一般,从他刀光之下穿过,波的一响,拍在他的胸前。吴天德一惊之下,护体的内功自然发出,和对方拍来的掌力一挡,就在这两股巨大的内劲将触未撞、方遇未接之际,卜天雕的掌力忽然无影无踪的消失了。吴天德一呆,抬头看他时,猛地里胸口犹似受了铁锤的一击。他立足不定,向后接连摔了两个筋斗,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委顿在地,便似一堆软泥。

  周凤仙眼见他受伤,焦急之下,便即奔出相救,但被王长老拉住。她叫道:“吴大哥,你……你……”

  吴天德觉得胸口热血翻涌,摇了摇手,道:“死不了。”慢慢爬起身来。卜天雕走来道:“你不是我三招之敌,只要你发誓:这件事永不向人言起。我就饶了你。”吴天德苦笑道:“自古以来,只有打死的好汗,没有求饶的英雄。最后一招,请卜庄主赐教。”

  卜天雕一竖大指道:“好汉子!第三招叫‘仙剑斩龙’,小心了!” 突然间全身骨骼中发出劈劈拍拍的轻微爆裂之声,炒豆般的响声未绝,右掌已向吴天德胸口击去。卜天雕手掌交错,一股内劲狭带着热浪,如风如火,似雷似电。招式平平淡淡,一成不变,但却挡无可挡,避无可避!旁观众人齐声惊呼,只道吴天德定然全身骨骼粉碎,说不定竟被这排山倒海般的一击将身子打成了两截。哪知一掌过去,吴天德竟好端端的站着。

  卜天雕微微一笑道:“你去吧!”

  周凤仙忙跑过来,扶住吴天德,关切道:“吴大哥,你没事吧?”

  吴天德对卜天雕拱手道:“卜庄主不亏是天下一第一的高手,在下佩服!”说完拉着周凤仙转身离去。

  卜垣见他们离开,急道:“爹为什么不杀了他,把表妹抢回来!”

  “啪……”卜天雕一巴掌,打在卜垣的脸上,厉声喝道:“你这畜生,伤天害理的事还没干尽?以后你不准离开风云庄半步!”他转过身,看着吴天德远去的方面说道:“姓吴的是个硬汉,他五脏六腑尽被我震碎,可是还一声不啃。哎……林管家,雷长老。”

  林,雷二人忙道:“庄主,有何吩咐?”

  卜天雕道:“你们追上去,等姓吴的死了后,杀了周凤仙。记得要好好安葬他们!”

  吴天德拉着周凤仙来到客栈,也不拿行李,牵出一匹马来。吴天德抱着周凤仙,骑上就向北飞奔去。跑了一个时辰,来到了长江边,周凤仙心中悲切,禁不殷殷抽泣。

  吴天德在她身后厉声喝道:“不要哭了!哭得老子心烦,象他妈送殡的!”声音严峻,吓得周凤仙不敢出声。突然,“哇”的一声,周凤仙只觉颈后一热,伸手一摸,竟是满手鲜血。周凤仙大惊,回看去,只见吴天德五官流血。

  “吴大哥……”周凤仙尖声叫道。

  吴天德身体一软,滑下马去。周凤仙急忙跳下马来,奔到吴天德身边,扶着他,哭泣道:“你怎么了?不要吓我!”

  吴天德微微一笑,左手抚摸着她光滑的面颊上那触目的刀痕,说道:“我内脏尽碎,活不成了……不要哭,这个世界不相信眼泪。你以后一个人,一定要坚强,不要让别人可怜你,不要只依靠他人。”

  周凤仙咬紧牙关,泪水满面的点点头。

  吴天德柔声道:“对不起,吴大哥没用,不能为你报仇了。你以后要好好生活,其实报不报仇也并不重要。我不想你也象我这样,一背子生活在过去的阴影里,而没抓住眼前的幸福。我记得有人说过,凤凰在死前会撞向不周山,然后在山上燃烧完最后的能量,于是新的凤凰在熊熊火焰的诞生。它长鸣一声,宣告过去已死,新生命从此开始……”

  周凤仙泣声道:“你不要死……不要死……”

  吴天德凄然一笑道:“人生自古谁无死!想我能死在美女的眼泪中,还有何憾……”

  吴天德眼前渐渐模糊,周凤仙的声音也仿佛越来越远,朦胧中两个女子来到身旁,一个是李小仙,一个是唐环。

  他欣慰的轻声叫着“小仙……阿环……”吐出最后一口气。

  周凤仙心中大悲,竟然也不再哭泣,默默看着冷去的吴天德,眼中垂泪。

  黑暗中,雷行天和林可娇走出来。雷行天欣喜道:“姓吴的终于死了!哈哈……他的身体说不定可做成上好的僵尸。”

  林可娇冷冷道:“是吗?”

  雷行天盯着周凤仙道:“这妮子蛮够野味的,杀了真是可惜。还不如让我先享用一番!”说完搓着小手,走向周凤仙。突然,他觉得胸口一凉,一把匕首从背部插进心脏。雷行天喉头咕咕做响,回头见林可娇面如寒爽的站在身后,左手里正握着匕首柄。林可娇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右手银鞭一扬,卷起他的矮小的尸身,抛到江中。

  周凤仙对这一些不闻不问,慢慢抱起吴天德沉重的尸体。

  林可娇对着她说道:“你走吧!以后不要让风云庄的人遇见。”

  周凤仙抬起头,盯着林可娇的眼睛,缓缓摇摇头说道:“我再也不需要人同情!”说罢看着怀里吴天德,走向江中。林可娇心中一寒,觉得她眼中不带任何感情,可又让人感到无比的忧伤,真不知人伤心到何种地步,才有这种眼神。林可娇看着她走入江水中,手中银鞭一动,随即又垂下来。

  “吴大哥,其实你好笨哟!我早就知道,你就是我的四师伯。我本想替母亲偿还欠你的情债。可后来发现,自已原来好喜欢你呀!可你为什么不接受我呢?我知道,你一定不是嫌弃我。你的胸膛那么宽阔,让我觉得好温暖!只要你喜欢的,我都会喜欢,什么正邪好坏,我才不管呢!要是说你是淫贼,那我就是荡女;你要是魔头,我就是魔女。哈……管它叫什么……哈哈……”

上一篇:我的SM绳艺捆绑经历

下一篇:丝巾绳艺,火凤鸣10

绳师培训 招募女M(坐标深圳)!QQ:52800679

 

评论

美缚绳艺网

美缚绳艺网“绳艺视频”栏目专注分享逍遥绳艺、锐度主张、MJ影视、梨花雨、山东原创、撒琅制造、真实的经典、典雅倩影、美束映画、柔丝女皇、丽佳美亚、怀旧影苑、新胭脂扣、灰鸟原创、DK-13、 nature art、BSD、胜景山庄、一往情深、丝家王、雅俗阁、红豆的天空、TYINGART、唯美之家 、猎美视觉、小驴原创、绳之韵、半岛束艺台、丽柜美束、优缚社、手指间的旋律、雨晴美束 、邕娘、齐鲁影视、伊宣原创、随心原创、CLZ原创、阿木原创、千丝万缕、神艺缘等知名绳艺工作室原创或定制作品! 感谢同好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美将与你一起努力,将美缚网打造成一个“缚如梦境,绑如神木”的紧缚绳艺帝国!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