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sM绳艺露脸KB调教视频 点击观看

  午夜,一辆大车停在久安山庄门口,刘志德和严兴正在山庄四处安放柴草。卜垣不耐烦的催道:“怎么还……还没放好,快……快点火。”刘志德答道:“就好了。”说着用手中火把点燃墙角的干草。严兴也在大厅开始放火,一会儿烈焰冲上房梁。厅内停放着庄内上下二十五具尸体,被火焰无情的吞蚀。林可娇忙把大车赶出一段距离,怕马儿受惊。看着卜垣三人嘻笑着走出庄门,林可娇轻叹一声,回头看看车上被捆绑的三个女人。

  卜垣等人走上大车,叫道:“走……走吧。”只听车内有人“呜呜”的做响。卜垣一看,是周夫人在那里挣扎,仿佛有什么话说。卜垣走近,掏出周夫人嘴里的布团。周夫人长舒了口气,润润干涩的喉咙,问道:“你要把我们,带到那里去?”

  卜垣得意道“你们母女,我……我会带到风云庄上,小蝶要……要着严兄走。”周夫人面无表情的说道:“风云庄?你不怕你爹知道吗?”卜垣道:“我自有……有办法。”周夫人道:“解开我,我要最后去拜拜师哥,毕竟是夫妻一场。”卜垣犹豫一下,想到刚给她伏下‘化功散’不怕她跳走,于是点点头,解开她身上的麻绳。

  周夫人整整零乱的衣裳,对卜垣道:“你先下去,我和女儿说句话。”卜垣摇摇头道:“有什……什么话,现在就说。”周夫人怜悯的看了女儿一眼,凑到女儿耳边道:“凤儿,等会人都下了车,你就快跑。你要记住,不管遇到什么事,你都要坚强的活下去!”说着用身体挡住卜垣的视线,用尽全身力气捏断周凤仙腿上的绳索,然后走下车去。

  卜,刘,严三人半包围的,跟着周夫人走到山庄门口。周夫人推开大门,只见庄内四处火鸦飞舞。周夫人转头对卜垣道:“垣儿,你真的为了我,不惜做任何事?”卜垣坚定的点点道:“我对姨……姨妈的心,海枯……枯石烂,永远不变!”周夫人微微一笑,对卜垣道:“我好喜欢你这么说呀!”说着轻握住卜垣的手,卜垣心顿感温暖。只见周夫人脸上显出一股纯洁的坚定神情,柔声道:“我们去见你妈妈吧,只要她同意,我就做你妻子。”卜垣正在意乱情迷时,不由道:“好!”周夫人说完拉起卜垣走到向,烈火中的大厅。

  旁边的刘,严二人见事不对齐声大叫道:“卜兄,快醒醒,她要拉你进火海!”说着两人拉住卜垣的手向回拉。卜垣闻言大惊,慌乱中尖叫道:“我不要死,你们快拉我回去!”周夫人中迷药多个时晨,已暗中回复部分内力。此刻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竟拉得三个年轻人走向火海中。

  卜垣眼见离火焰越来越近,炽热的热浪已烤焦了他的眉毛,骇得双腿发软,又是一声尖叫,声音中充满了又惊又怒,又是绝望之意。突然绿影一闪,‘咔嚓’一声,红光一冒。三人忽觉拉力顿消,跌落地上。只见,林可娇脸色凛重的口含银鞭,手持匕首,匕首上鲜血淋淋。原来是林可娇,在卜垣快被拉进火海的瞬间,手持匕首斩断周夫人手腕。而周夫人却已,投身入火海。

  卜垣拣起还紧紧抓住自已衣袖的断手,想到心爱的人已投入火海,不禁发出凄厉的怒号。他疯狂的挥动手臂,想要冲进火海,反复叫道:“你回来呀!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能死!”刘志德和严兴忙用力扯住他,渐渐他疯狂的叫喊变成凄凉的哭号声。而火焰中隐隐传来周夫人轻柔的歌声:

  “哥要出门啦哟……妹妹好担忧哟……世上豺狼多哟……外面要当心哟……”

  众人扶着目光呆滞卜垣回来大车。严兴帮卜垣撩开车帘,安慰道:“卜兄不用伤心,女人天有的是,车上不就还有……”只见车内一堆绳子,小蝶还绑在那里,可周凤仙不见了。众人一愣,卜垣呆滞的目光顿时变得凶狠。他气急败坏的吼道:“马上把她抓回来,她妈跑了,不能再让她也跑了!”刘志德见卜垣情绪激动,说道:“卜兄不要急,我和严兄马上追她回来。”

  卜垣看着二人离去,伸手解开小蝶的麻袋。小蝶在麻袋里正憋得难受,忽然眼前一亮,卜垣就在眼前。卜垣充满血丝的眼睛盯着,布袋中的美人,恶狠狠的说道:“你的小姐一个人跑了,也不管你的死活,不过她被绳子绑着跑不远。可你呢,可就要倒霉啦!”说着对车外的林可娇喊道:“阿娇,把你的鞭子拿过来!”小蝶听到周凤仙逃走刚松了口气,只林可娇面色木然的把银鞭递给卜垣,不由心惊胆战,口含着布团‘呜呜’的颤抖。

  周凤仙拼命奔跑,直至奔进参天盖地的树林里,再也支持不住,先是双膝脆倒,跟着往前仆去,脸枕着冰冷湿润的泥士。母亲在惨死前给她松开腿上的绳索,虽然手还绑着,嘴里的布团也没拿开,但这以是给她一线生机。泪水涌上眼眶,可她强行忍住,现在还不是哭泣的时候。她心中在呐喊:我要报仇!

  可十六年娇生惯养的生活,使得双腿无力向前。已经奔跑了半夜,她身心都极其疲惫,可不能停下来,身后的追兵已如恶犬般跟踪而来。急促的呼吸使肺中的空气似被抽空.一阵阵晕眩随着清晨的雾气袭击着她的神经。前面就是大路了,她好象已看到有人骑马走来。“呜呜”她不管嘴里还堵着布团,拼命叫喊道。

  “臭婊子,你还真能跑!”刘志德从后面追来,气愤的一脚踢在周凤仙的腰眼上。一股剧痛从腰部传来,周凤仙惨叫一声,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这时严兴也赶来,忙拉住怒火中烧的刘志德道:“算了,刘兄,快带她回去吧。”

  林间小路上一骑迎着朝阳缓缓而来。马上的壮士风尘满面,正懒洋洋的依在马背上仰天唱到“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疯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火赫大梁城。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李白这一首“侠客行”古风,写的是战国时魏国信陵君门客侯嬴和朱亥的故事,千载之下读来,英锐之气,仍虎虎有威。那壮士唱完,解下腰间的葫芦,灌下一口酒后叹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天下真有这样的英雄吗?”

  严兴为人谨慎,见来人气言不凡,忙低声对刘志德道:“刘兄快把她带走,给人看到不好。”刘志德哼道:“怕个屁,被他看到就一刀,宰了他完事。”说着还是扛起昏迷的周凤仙,从原路退回去。严兴见来人还有数十丈的距离,可能还没看清是什么事,就放心的跟着刘志德走去。走不到几步,只见前面树下坐着一人,正在喝葫芦里的酒,见他俩走来道:“朋友,大清早就做生意,辛苦得很嘛。”

  严兴一看,正是刚才路上那人,不由大吃一惊。刘志德从肩上放下周凤仙,抽出钢刀道:“你不想活了,大爷正想杀人呢。”严兴一拉刘志德,拱手道:“老兄不要误会,在下是在抓府上逃跑的丫鬟。”

  说着打晾那人,只见他年纪四十多岁的年纪,长脸无须,满脸风尘,二眸子倒炯炯有神。那壮士站起身,把葫芦挂到腰上,向他们走来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两位小兄弟也是同道中人,道上的规矩是见面分一半。”他看了看地上的周凤仙咽了咽唾沫“人么,自然不能分两半。这样吧,咱们手底下见真章。赢了的带人走,公平吧。”刘志德怒吼道:“输了,就把命留下!”一刀向壮士砍去。那壮士大笑道:“好个小辈,有种!好久没活动了,今天老子就陪你玩玩。”说着轻轻纵身躲过刀锋。

  严兴见已翻了脸,也抽出花枪加入战团。壮士见到也不生气,笑嘻嘻的把手背到身后道:“看你们年幼,先让你们十招不还手。”刘志德气得哇哇大叫,手中钢刀展开‘五虎断门刀”。‘五虎断门刀’在南方流传极广,刘志德的叔父正是‘五虎断门刀’断字门的掌门刘磊。刘志德得其叔亲传,刀法在年轻一辈中出类拔粹。刘志德大吼一声,使出断字门的绝技‘断字决’,手中钢刀霹雳般劈出三刀。壮士大叫道:“好刀法!”一式‘细胸巧翻云’翻身到刘志德背后。严兴多次和刘志德对敌,手中花枪以‘羝羊触蕃’之招刺向壮士的后心,配合得恰到好处。只见壮士腰一扭,枪尖擦着衣襟刺空。刘志德转身挥刀,又猛攻上去。严兴越打越心寒,觉得此人武功不在一派掌门之下。一时间又想不起湖北武林,何来如此高手。

  那壮士左一闪,右一避,转眼过了十招,跳出圈外道:“十招以过,再看你们能挡我几招。”说完冲向严兴,严兴忙举枪刺向他。那壮士也不躲避,右手一拳‘犀牛望月’,正击在枪杆上。严兴只觉手臂酸麻,花枪脱手而飞。那壮士也不追击,转身挥拳打向刘志德面门。刘志德挥刀剁向迎面而来的拳头。壮士见刀逼近,转拳为抓,一把抓住刀背,叫道:“撒手!”这刘志德天生膂力大,竟不放手。壮士一皱眉,心想,对这莽汉,不给点厉害,只怕他不服。当下暗用内力,只听‘咔,咔’声响,钢刀断为数节。刘志德手持断刀,面如死灰,手中钢刀当真成为‘五虎断刀’。

  壮士哈哈一笑,抱拳道:“多谢,各位老弟啦。”说完也不看他俩,走向地上昏迷的周凤仙。严兴脸色的铁青道:“阁下,可敢留个字号。”壮士转头冷笑道:“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尽做缺德事的‘快刀追风’吴天德,就是老子。你们两个小子听好,想报仇就回去练个十几二十年,再来吧。”

  刘,严二人一听,不由一惊。“快刀追风”吴天德是江湖上有名的独行大盗和采花贼。一手‘六合刀’,一身‘逍遥游’的轻功,独步武林。此人打劫采花,无恶不作,江湖中的名门正派曾几次围缴他,可每次都被他逃脱,还伤了数人。只是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正当吴天德得意洋洋的准备背起周凤仙时,突然从刘志德背后飞一鞭,无声无息的抽向吴德的背后。吴天德感到背后空气流动有异,忙左手抽出腰刀架住偷袭的银鞭。回头一看,见一美妇和一少年走过来。

  来的正是卜垣和林可娇。卜垣一皱眉,问道:“这是什……什么会事?”严兴忙指着吴德道:“这人就是‘快刀追风’吴天德。”卜垣疑惑的看向林可娇。林可骄看了吴天德道:“吴天德是江湖上有名的采花贼。”吴天德笑嘻嘻的,对林可娇抱拳道:“美人儿过奖了!美人儿这么见多识广,敢问贵姓芳名,青春几何呀?”卜垣对吴天德:“你快……快把这女人交……交给我。”吴天德转头恶狠狠的对卜垣道:“你这结巴的小兔崽子,给老子闪到一边玩去!没看到,我正和你姐说话吗?”卜垣气得脸色发白,瞪了一眼旁边偷笑的林可娇,喝道:“林管家!可我杀……杀了他!”林可娇低头拱手道:“是,公子爷。”说罢一抖手上的‘飞雁鞭’,成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圈子,登时将吴天德裹在其间。吴天德纵身而起,左手中腰刀一招‘六合刀’中的‘天地六合’,这一招分十二式,连环劈出,势不可挡,刀尖上光芒闪烁,嗤嗤嗤的发出轻微响声。林可娇纤腰轻摆,一一避过,银鞭便如灵蛇颤动,直奔吴天德胸口。吴天德奔身向左,口里说道:“美人儿管家,你家少爷脾气太大了。你不如辞了,给我当管家吧。”林可娇手里银鞭快速无伦的连连进招,口里娇笑道:“好呀,可我的工钱很高哟,不知你付不付得起?”

  卜垣在旁肺都快气炸了,喝道:“别说废话,快动手。”林可娇沉声应道:“是!”银鞭急速转动,鞭影纵横,似真似幻。吴天德哈哈一笑,身形顿时加快,竟如没半分重量,身子忽东忽西,忽进忽退,在林可娇身周飘荡不定。林可娇越斗越惊,看着这犹如鬼魅的身法,一咬玉齿,银鞭如天外游龙,矢矫而至,犹如南归的雁群。这正是‘飞雁鞭’的绝学‘天门飞雁’。吴天德识得厉害,身影转眼奔出数丈外。待得林可娇招式用老,眨眼间又串至林可娇面前。但见吴天德手中腰刀一圈一转,使出“六合劲”中的“扎合”“螺旋”二劲,已将林可娇银鞭圈住,格格两响,银鞭节节寸断。

  吴天德笑嘿嘿一笑,腰刀插入刀鞘,说道:“美人,还是跟着我走吧。”林可娇含恨一咬红唇,右手一扬‘天女散花’的打出七颗透骨钉,直奔吴天德上,中,下三路。吴天德左手持刀鞘舞个圈,‘叮叮当当’连响,透骨钉都钉在刀鞘上。林可娇趁机拉住卜垣的手逃离树林,嘴中叫道:“吴天德,风云庄不会放过你。”刘,严二人见事不妙,也跟着逃去。

  吴天德抖掉刀鞘了的透骨钉,双手凑在嘴边作出喇叭状,对着林可娇逃去的方向大喊道:“怕你风云庄的大头鬼!想杀我,你们首先要打赢我手里的刀,还要再追上我的腿!”见其走远,吴天德解下腰间的葫芦,灌了一口擦了把冷汗,自言自语道:“幸好没伤人,要不麻烦就大了。”低头看了看地上昏迷的周凤仙,又奸笑道“嘿嘿,一天内碰到两个美人,有什么麻烦都值啦!”

上一篇:kb绳艺网,火凤鸣6

下一篇:我的sm经历1绳艺故事,火凤鸣4

绳师培训 招募女M(坐标深圳)!QQ:52800679

 

评论

美缚绳艺网

美缚绳艺网“绳艺视频”栏目专注分享逍遥绳艺、锐度主张、MJ影视、梨花雨、山东原创、撒琅制造、真实的经典、典雅倩影、美束映画、柔丝女皇、丽佳美亚、怀旧影苑、新胭脂扣、灰鸟原创、DK-13、 nature art、BSD、胜景山庄、一往情深、丝家王、雅俗阁、红豆的天空、TYINGART、唯美之家 、猎美视觉、小驴原创、绳之韵、半岛束艺台、丽柜美束、优缚社、手指间的旋律、雨晴美束 、邕娘、齐鲁影视、伊宣原创、随心原创、CLZ原创、阿木原创、千丝万缕、神艺缘等知名绳艺工作室原创或定制作品! 感谢同好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美将与你一起努力,将美缚网打造成一个“缚如梦境,绑如神木”的紧缚绳艺帝国!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