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白公馆(7)--钟子悦之灯火甬道木驴刑

国产sM绳艺露脸KB调教视频 点击观看

子悦凝神地看着自己那双戴着冰冷铁镣的赤足,不觉被人轻轻地推了一下。子悦惊了一下,才从自己的世界中回过神来,不过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女服务生拿来了一幅硬木制的手枷,子悦事先也并不知道手上还要戴手枷,先是一愣,后来想起自己选了最严格这一档,戴手枷自然是不可避免的了。手枷非常的陈旧和坚硬,手枷的四角都已经有一点磨出了圆角,表面有的地方磨得非常地光滑,特别是锁手的两个圆孔,可能已经不知道被几个女囚戴过的缘故,内壁光滑发亮。手枷的分量是十斤,右下角用繁体字阴刻了这副手枷的名号:失魂胆。相传唐代武则天在位的时候她手下的一班酷吏就发明了不少枷,由最重至最轻都各有名号,包括:“求破家”、“求即死”、“死猪愁”、“反是实”、“实同反”、“失魂胆”、“著即承”、“突地吼”、“喘不来”、“定百脉”合共十个,失魂胆虽然不算太重,但是用在现代的女孩子身上算是足够有余了。

我打开了手枷,子悦纤细的双手伸了进去,此刻牢房里的空气仿佛凝结了,谁都没有说话。我把手枷合上,手枷上的手洞和子悦的手腕正好一样大小,手枷一合上,就把子悦的小手紧紧地锁住了,我把手枷的枷条慢慢地塞进手枷的背面,用小榔头敲了进去,枷条严丝合缝地卯住了手枷,子悦的白皙小手再也脱不出来了。戴上了手枷的子悦一开始显得非常不习惯,毕竟现代的城市女孩子谁戴过这种刑具,别说这副手枷还如此地沉重了,我心里也替子悦捏了一把汗。我和女服务生要去做下面的准备了,我向女服务生使了一个眼色,退出了女牢房,锁上了沉重的牢门,留下戴着手枷和脚镣的子悦一个人留在牢里。我去办公室作准备了,身后依稀听见子悦在死牢里蹒跚的铁镣声在甬道的空气中回响。。。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子悦在什么时候上刑场。子悦上刑场的时间是由琴芳的电脑来控制的,琴芳的电脑运行了一个程序,到了时间电脑会弹出一个消息框,在这之前谁也不知道具体时间,包括琴芳。不过,上刑场的方式都已经定好了,我们要预先准备起来。子悦这次上刑场的方式可说是相当震撼,就是前文提到的骑木驴,对于一名清纯的幼儿园女教师来说,是有点过于残酷了,更别说后面的绞立决了。我心里为子悦暗暗担心。。。

琴芳带来了一帮男服务生,这次的行刑真可以说是大阵仗。我和男服务生们全部换上了明代行刑官的服装,我的那套还是清吏司的官服,我不知道琴芳是从哪里找来的那些官服,尺寸都很合体,我们穿上后还真象那么回事,一对行刑官出现在了白公馆的甬道里。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响了起来,琴芳回到办公室一看,电脑屏幕上跳出了一个消息筐,上面写着“准备行刑”四个鲜红的大字。我和行刑官们赶快行动了起来,此时的气氛可说是异常紧张。

“请木驴。。。”,我高声叫道,行刑官们从白公馆的尽头的一间牢房里,推出了一头木驴。这头木驴,说是木驴,但是却异常高大,有近2米高,通体用深色桃心木制成,表面非常光滑,木驴的下部并不是通常的木轮,而是仿造三国时木牛流马的构造,做了非常逼真的驴腿,内部由齿轮传动,只要用绳子牵着木驴,木驴就会慢慢地向前走,步态和真的驴子一模一样,骑在驴子上会感觉到驴子行走时的起伏颠簸。这样一件精致的手工发明,被用来作为一个纤弱女孩上刑场的坐骑,我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木驴推到了女牢门口,“掌灯。。。”,我厉声喝道。甬道两侧的火把被由近及远依次点亮了,甬道里灯火通明亮如白昼,人们的拉长影子映在了甬道的墙壁上,也映近了女牢里。牢门被打开了,我举着火把带着两个行刑官进牢里提人。子悦显然是知道自己该上路了,用戴着沉重木枷的双手,捋了捋鬓角的秀发,貌似镇定地对我说“你们来啦。”。我并不搭话,把手一挥,有人端上来笔墨。子悦微微一笑,拿起笔,蘸饱了墨汁,在斑驳的牢墙上写下了一首字迹娟秀的绝命诗:

空守红尘二八载,

忠心为国不为财,

惨笑一骑木驴去,

只等再世化蝶来。

写完之后,子悦把毛笔一掷,只等受绑。我在心里为子悦的文采暗暗叫好,但是,时间不早,不动手不行了。众人把子悦的手枷卸了,押着子悦出了牢门。子悦拖着沉重的铁镣,步履蹒跚地走出了女囚房。子悦似乎也被屋外的大阵仗吓傻了,特别是那具高大的木驴,我看得出子悦的眼睛里有恐惧的神色,但是好像还有些别的什么。我和另一个男服务生拿来了一捆15米长的麻绳,开始捆绑子悦。标准的中式执行式捆绑,绑得非常地紧。捆绑女孩子已经很多了,但用执行式的并不多,况且子悦是一个从来没有被捆绑经验的女孩子。用这种极具羞辱和痛苦的方式来捆绑这样一位幼儿园的女教师,我只能在心里向她暗暗道歉了。麻绳在子悦的胳膊上饶得很紧,她的小手在背后被高高地吊在背后的绳套上,已经到了极限。胸前的麻绳交叉打了十字,胳膊和身体的缝隙也全部被收紧了,脖子上勒了麻绳,还勒了2道,这是执行式所必不可少的。在捆绑子悦的时候,子悦的额头冒出了细细的汗珠,我的绑绳紧一分,汗珠就多一颗,子悦的脚趾也在不断地扭曲着,也许她是在体会着某种幸福吧。被如此捆绑的子悦已经完全像一个临行的女死囚了,看得出子悦在忍受肉体和心灵上的痛苦,同时也是快乐。

捆绑完毕,我们替子悦卸去了脚镣。众人把被五花大绑的子悦抬上了木驴,木驴很高大,把个绑着的女孩子抬上去不容易。好不容易,子悦被抬上了木驴,子悦的赤脚被悬空绑在木驴腹部的一根木杠子上,上身被绑在木驴背部的一根木柱子上,背后还被插上了一根长长的写着子悦名字的亡命牌。绑的非常结实,一个女孩子在这么高大的木驴上被五花大绑着上刑场,确实是一种莫大的羞耻啊,一路上得受到多少人的指指点点和冷言冷语啊。我拉着木驴前面的绳子开始向前走,木驴发出了齿轮碰撞的吱吱嘎嘎声,木驴随着向前的行进,躯体也在上下颠簸着,子悦居高临下,在两旁众人的簇拥下,双手被反绑,白皙赤裸的双脚随着木驴躯体的颠簸而动人心魄地摇摆着,子悦的胸脯起伏着,好看的眼睛凝视着前方,脸蛋却是红红的,背后的亡命牌晃着,晃着。。。

我在前面走着,不经意回头一看,注意到不少行刑官都在看子悦那双白皙的赤足。。。前面就是绞刑台了,绞刑台很高大,绞刑台的底部有个活门。子悦被从木驴上解了下来,子悦赤着脚反绑着双手,慢慢地登上了绞刑台,陪她上去的只有我一个人,其他的众人都在绞刑台下面拿着火把看着子悦这个美丽的女孩子的受刑过程。看得出,子悦上绞刑台的脚步有一些微微的颤抖。绞刑台的中央有个十字形的装置,人就绑在这个装置上,十字形的横杠架在两边的滑槽里,底部的活门一打开,十字架就会垂直下滑。但是,这个装置设计得非常地巧妙,十字架的上部连着天花板上的一条强力弹力绳,弹力绳的长度是算好的,十字架的的下端即将碰到地面的时候,就会被拉住,而且,两边的滑槽在十字架下滑到一半的时候就没了,绑在上面人就会体会到受绞刑的那种下坠感,但是没有危险,很安全。

子悦赤着脚站在了活门上,她的双手反绑在背后,吊得很高。我用麻绳把她的脚踝,膝盖部分都紧紧地绑了起来。接着我用黑色的布条蒙住了子悦的眼睛,在子悦的嘴里塞入了一团棉花,用绳子把子悦的小嘴也绑了起来。最后把和十字架连着的绞刑套套进了子悦这个幼儿园女教师的脖子,略微收紧。子悦此刻的样子真的是非常地可怜。由于绞刑套是和十字架连着而不是和天花板连着,所以没有危险但是又有那种受绞刑的感觉。

只等下令行刑了。琴芳把黄色的小旗一挥,我拉动了机关,绞刑台的活门瞬间打开了,反绑着的子悦像个枯木桩一样,“轰”的一声向下坠去,穿过绞刑台的地板,又被弹力绳拉住,吊在了绞刑台下。。。我三步并作两步,跑下绞刑台,向绞刑台脚下望去,那是多么凄美的一幅画面啊,一个被黑布蒙着双眼,堵着小嘴的女孩子,被麻绳反绑着双手,高高地吊起在背后,赤裸白皙的双脚的脚腕也被麻绳紧紧地绑着,脚趾上还涂着精致的趾甲油,脖子上挂着一段粗糙的绞刑麻绳套,子悦脸上的表情很安详,她娇小的身躯在随风孤零零地晃着,晃着。。。

子悦的身前是一群执着火把的人们。。。

 

上一篇: 重返白公馆(第2季)(1)--琴芳东京无悔绳之旅

下一篇: 重返白公馆(6)--钟子悦人生终点之铁镣上身

绳师培训 招募女M(坐标深圳)!QQ:52800679

 

评论

美缚绳艺网

美缚绳艺网“绳艺视频”栏目专注分享逍遥绳艺、锐度主张、MJ影视、梨花雨、山东原创、撒琅制造、真实的经典、典雅倩影、美束映画、柔丝女皇、丽佳美亚、怀旧影苑、新胭脂扣、灰鸟原创、DK-13、 nature art、BSD、胜景山庄、一往情深、丝家王、雅俗阁、红豆的天空、TYINGART、唯美之家 、猎美视觉、小驴原创、绳之韵、半岛束艺台、丽柜美束、优缚社、手指间的旋律、雨晴美束 、邕娘、齐鲁影视、伊宣原创、随心原创、CLZ原创、阿木原创、千丝万缕、神艺缘等知名绳艺工作室原创或定制作品! 感谢同好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美将与你一起努力,将美缚网打造成一个“缚如梦境,绑如神木”的紧缚绳艺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