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sM绳艺露脸KB调教视频 点击观看

  二娃嘻笑着把门打开,开心地跑了出去,一阵风便顺势刮了进来,风有些凉,吹在身上隐隐便能感到丝丝寒意。

  素云正在换衣服,那风把里屋的门帘子都掀了起来,她蓦然回头,双手便抱紧了赤裸的胸怀,随即连忙把胸罩扣上,再披上那件短衫,短衫虽然很小,但还是能够把胸前的扣子都扣上,只是绷得紧一些而已。

  二娃在外面大声地叫唤着,显得十分兴奋,他一定又在逗着他的那条大黄狗。

  她站到窗前,倚着窗栏,透过钉在窗户上的两根木条子间的空隙,便看到了二娃正嘻笑着在篱笆院里开心地跑着。

  阳光很灿烂,金澄澄的,那些即将飘落的和已经飘落的枯叶也是金澄澄的,一切都在阳光下显得如此的温和。

  两只鸡被狗撵的在院里飞跳起来,二娃开心地大笑着,他想逗狗玩,却没想到反被狗追着乱跑,一时被弄的跌跌撞撞乱狼狈不堪起来。

  “嘻嘻……嘿嘿……”素云看着好笑,不由得掩着嘴笑出了声,可是她的嘴里还塞着厚实的布团,几块白色的胶布把她的嘴封的死死的,因而她的笑声便只能从那小巧的鼻子里透了出来。

  “妈……媳妇……快来啊……我……哎哟……”二娃有点吓着了,一个没小心摔了一跤,他倒在地上侧脸一看,窗户中暗暗的背景下素云那张清秀的脸上,本来就很美丽的眼睛此刻都笑弯了,从屋檐下匀散的柔光,绕过了那木板正把她的脸耀得亮亮的明明的。

  这下二娃可找到理由了,索性趴在地上不起来了,哇啦啦地大哭。

  素云一看不好,赶紧就往外跑,她知道要是被二娃娘看见了那她就只有挨骂的份了。

  那大黄狗此时在二娃身边停住了脚步,慢慢地转悠着,还不时地舔着他的脸,二娃鼻涕眼泪都下来了,眼看着素云来了,他把嘴嘟得高高的等着她来扶他。

  素云赶紧把他扶起,没想到,二娃一把就抓住了她的头发,嘴里大声说道:“你坏,你坏……”还把揪着她头发的手甩来甩去,她的脑袋也被迫跟着他的手摇晃着,疼得她“唔唔”直叫。

  二娃娘出来了,喝住了二娃,对着素云道:“你不好好跟他玩,你在干啥?”

  素云摇着脑袋“呜呜”了几声,却无法为自己辩解,便转过脸委屈地看着二娃,二娃看着她的眼睛,突然笑了起来,一把就把她抱住了,他的脸贴在了她的胸口,嘴里还大声地叫着:“我要和媳妇睡觉……娘……我和媳妇睡觉咯。”一边说着一边便往屋里走。

  真是傻子,莫名其妙。素云和她娘都在心里说道。

  素云被他抱紧了,在他怀里倒是不敢挣扎,她望着二娃娘那露着笑容的脸,羞怯和尴尬让她满脸通红。

  刚把她抱进屋扔在床上,二娃娘也进来了,见二娃正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在脱裤子呢,便说道:“娃,别急,咋又忘了,先把她捆上了再做。”

  “哦,把她捆上了……”二娃停止了脱裤子,那脱了一半的裤子便从腰间一下滑到了地上。

  他拖拖拉拉的爬上床,把不敢动弹的素云翻过来趴着,然后骑到她背上,把她的两臂往背后一拢,扭住了她的两手腕,起劲地叫道:“娘,捆上咯。”二娃娘此时已经把床头的那些绳索抖了开来,不由分说便把素云捆扎起来,绑好了手臂,便让她坐起,又把她的短衫脱了

  二娃娘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然后便把绳子在她胸部缠绕了好几道,收得紧紧的连胳膊一起捆绑结实。

  素云不能说话,也不愿说话,她知道他们总是这样对她,只要二娃想要她,他娘就会来帮他,不是帮着捆绑她就是在旁边协助二娃,总要想方设法让二娃玩得尽兴。

  二娃娘一直以来有些着急,算了算素云和二娃在一起也有近一年多了,可总也没有素云怀孕的迹象,她心里便泛起了嘀咕,心想这该不会应了那郎中的话?其实早在前几年,她就问过好几个郎中,二娃有没有生子的可能,结果都是摇头。她为此也伤心了很久,但心中却一直不愿相信,于是便常常会鼓励并创造机会,让二娃多和素云行房事,希望能有个意外给她惊喜一下。

  就因为她怕素云不配合,所以每次两人同房时,她便要亲自把素云捆绑结实,以便二娃可以从容不迫地完事。

  素云的那条右腿被二娃娘曲折了起来,一条绳索将脚踝在她的大腿根部捆绑牢固,又在腿上缠了好几道紧紧地收着,二娃喘着粗气眼睛红红地看了看他娘,手忙脚乱地就要趴到素云的身上。

  二娃娘拍了一下他的屁股,怜爱地说道:“别急啊,傻小子……”然后看着他心急火燎地进入了素云的身体,这才会心地笑了,她带上了门就出去了。

  素云仰躺着,眼睛盯着屋梁,二娃就在她身上爬来爬去,那点刺痛此刻已经变成了兴奋……

  时间不过才刚过中午,屋里热血涌动,窗外阳光明媚,虽然时已秋季,但波涛中的两人却丝毫没有一点寒意,唯有焕发出来的激情倒把秋风给悄悄柔和了。

  晚饭时,老王头有些心事重重,他告诉他们,他可能要出去一段时间,还有明天让二娃跟他下山一次,让他陪他去一趟他表弟那里,也算是走之前带他出山玩一次。

  二娃一听要带他下山,开心的脸上都开了花了,“呵呵呵呵”地笑个没完,他把碗往桌上一放,拉着老王头的手说道:“爹,媳妇也去咯,好么。”

  “不行!”老王头一听,脸色立刻一板,把二娃的手甩开了。

  “我要媳妇去…我要媳妇去……”二娃愣了一下,那表情一看有些急了,说话都带了哭腔,他看着他娘,几乎是哀求道。

  二娃娘心里疼他,便对老王头说道:“你就要走了,带他们下去一次,不会有事吧?”

  “女人懂个屁,你忘了上次的事了,真是没脑子。”他斜了她一眼。

  “我也只是说说么,再说了,这里又不是我们家那个地方,这里都没人会来,谁又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你就答应了二娃吧。”

  两个人话来话去的说了好一阵,老王头总算答应了,这下把个二娃高兴得咧着嘴合不拢了,他抱住了身边坐着的素云嘿嘿傻笑着。

  素云一只手被绑在身后,正用另一只手在吃饭,被他急吼吼得一抱,把碗里的饭都搅了出来,她吓得低着头,偷偷地用眼角看着二娃娘。

  “好了,傻小子,快把她放了,让她吃好了再进去陪你。”她眯缝着眼睛,带着笑看着自己的傻儿子。随即她的眼光又落到了素云的身上,那些让她有过伤痛的记忆又悄悄地浮现在她脑海里,这个儿媳妇可是自己用命换来的,过去的那一段惊心动魄的经历,又怎能让她忘怀呢。

  此时的她,眼里竟然有了些慈祥和爱怜。再看二娃如此的喜爱素云,她更是心里喜孜孜的颇感欣慰。不管怎样,只要二娃能和素云在一起,她就是再死一回也心甘情愿,只要素云不离开二娃,哪怕天天捆着素云在他身边,她也会心甘情愿地为他们K劳一辈子。

  此时,素云正羞怯地被二娃搂的怀里,想挣扎又不敢,唯一可以动弹的一只手悄悄地掩护着胸部,二娃只是好玩,他抱着她就是要呵她的痒痒,不一会,素云便笑得不能自持了……

  第二天,刚一过中午,二娃娘就把素云打扮好了,一件红红的短褂紧绷在素云的身上,只因她的胸部丰满,又被那小小的乳罩给箍的越发饱满起来,以至于那红衫的下摆都腾空了,微风轻轻一吹,便能看见黑裤子上面露出的肚脐眼。

  一条柔软的长长的布绳将她的身子五花大绑捆了个结实,双臂被反绑在身后紧贴了背部,手掌也被缠满了绷带裹得紧紧的。满头的秀发被扎成了一条拖到腰间的大辫子,脑后被一条手绢扎着,额前留着一辔抹了水的刘海,那模样实在俊俏可爱。

  二娃就站在她身边,看着他娘给素云嘴里塞着那白色的棉布,他的嘴一张一合着,似乎也在感觉素云的感受。

  素云的嘴张得大大的,等二娃娘把她的嘴塞满,然后她才敢把嘴稍稍闭上,但也只能勉强闭上,幸好这次嘴里没有塞得太满。然后,便有胶布封贴了她的嘴唇,接着便是绷带把她鼻子以下的部分,都紧密地缠裹严实。素云知道这绷带都不知换洗过多少次了,但二娃娘却整理得好好的,每到用的时候,便能很整洁的拿出来。

  老王头已经在门外等着了,二娃娘最后把那口罩戴在素云的脸上,并在她腰间拴上一条绳索,把另一头给二娃拿着,还有一个用白纱布做成的厚厚的眼罩,被她绑在素云的额头上,那眼罩的带子是很强的松紧带加上两条可以收紧的宽布带,只要二娃想让她看不见,往下一拉就可以把她的眼睛蒙得严严实实。

  二娃娘又试了试她身上的捆绑,觉得基本没问题了,这才送她出了大门。

  临行前,她还不忘关照着:“老头子,你多注意着点二娃……二娃啊,你可要把媳妇看好了,不要贪玩,要不然没你的媳妇了,知道不……”

  山下的那村子,不大但人很多,老王头的表弟就住在这里,他前脚刚跨进大门,表弟媳就笑着迎了上来,热情地把他们迎进了屋里。

  女人还很年轻,不过长的倒很一般,就是那眼睛里时不时地闪烁着灵气,一看就是个聪明女人。

  聪明女人总是比较伶俐的,老王头就被她招待得舒舒服服,还没坐下,那清冽的茶水就端到了他的手里,然后便有一些瓜果放到了他的面前:“大哥,你吃,这是他刚从城来带回来的。”

  二娃早已馋的流了口水,山上哪来这些新鲜的瓜果之类的东西,女人赶紧把一个香蕉塞给了他,二娃“嘿嘿”笑得嘴都咧开了,一个劲地看着女人,还回头看了下就站在他身边的素云,手上早把香蕉皮给剥了。

  女人笑嘻嘻地看着素云,端详了一下她的眼睛和身材,扮了个鬼脸对二娃说道:“二娃,这是你媳妇?长得好看咯,嘿嘿,你喜欢不喜欢呢?”

  二娃嘴里塞着香蕉,含含糊糊地说道:“嗯……喜欢。”他又看了一眼素云,素云也正看着他,那眼睛水汪汪的,羞怯中分明有了笑意。

  “哦,那让我看看可以吗?”女人在逗他。

  二娃倒是听话,大概是那香蕉的缘故。他回身就把素云脸上的口罩给往下一扒,露出她嘴上蒙得紧紧的的绷带。女人走上前抚摸了一下她的脸,满是艳羡地看着,倒把素云给弄得十分的难为情。

  老王头问道:“他人呢?把他叫来吧。”

  女人说道:“他马上就来了,呵呵,大哥,这次还是要你出来帮帮他,他没干过这事,怕吃了亏把钱给蚀了,说不好还会丢了性命。”

  “这事呢,现在恐怕也不好干,你不知道现在外面风声紧得很,要不然我也不会躲到这里来了,唉,要不是二娃,我可不会答应你们……”说这话的时候,有人进来了,正是他的表弟来福。

  老王头便对二娃说道:“你带你媳妇出去玩,我和你叔有话说,别瞎跑。”女人忙道:“我带他们出去。”

  女人搀着二娃的手便往外走去,素云自然很乖巧地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门外跟来时一样,有那么几个孩子在大树下玩游戏,那坚实的泥土地上用树枝画了许多的格子,一块砖头被踢来踢去,从这个格子踢到那个格子,看起来似乎颇好玩。二娃早就蹲到了格子边,臀部几乎就坐到了地上,一幅很认真的样子,嘻嘻笑着看了起来。

  女人环视了一下四周,眼见得就门前的几个孩子在玩,便也放下了心,便对二娃叮嘱道:“二娃,你不要光顾着玩,好好看好了你的媳妇,唉,二娃,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

  说着话,见二娃并不理她,便急急忙忙地回到了屋里,她心里此时最要紧的是里面商量的事,她男人正准备出去和老王头一起做买卖呢,你道是什么买卖?那便是老王头的老买卖,贩卖女人。只因她男人被别人说活了心眼,一心想着也要赚大钱,便积极的要出去,于是他拉着老王头帮他,他知道老王头是干这活的老手,没他帮忙他可不行,女人就是想让她男人好好跟着老王头,所以她的殷勤是很有必要的。

  二娃已经憋不住了,他囔囔着也要加入游戏,可那些孩子们看他傻乎乎的样子,都哈哈笑着不带他,他有些急了,便抢过了那块砖头不给他们玩。

  这下孩子们可就不干了,其中也有十五六岁的孩子,大家围着他要揍他,这下倒把他给惹急了,他举着砖头“哇哇”大叫,可噘着嘴又不敢砸人。

  素云本来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见他们好像要打架,她知道二娃一定不是他们的对手,他欺负她还可以,想欺负那些男孩子他还不行,本想不管,但不知怎么的,心里却莫名其妙的升起了一种感觉,总觉得她和他似乎有某种亲近,他一脸傻乎乎的样子,居然在此时让她倍觉可怜和同情。

  她蓦地站起身,几步便跨到了那些人的身后,那些人依然在围攻二娃,虽然未曾揍他,但那一起起哄的阵势,已然把二娃急得快要哭了。

  素云用身子挤开那几个孩子,冲着他们“唔!唔!”喝着,想让他们走开。

  那些孩子一时有些发愣,一起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红褂子突然闯进来的的女人,女人的身子很好看,可浑身绑得结结实实的,嘴上戴着口罩,额头上还绑着一只纱布做的一个罩子,嘴里又不说话,光冲着他们“呜、呜”着,年纪小一点的都往后退了几步。

  但有年纪大一些的此时说话了:“别怕,她是买来的外乡女人,你看她还被绑着呢。”他来回地看了看素云和二娃,似乎看出了什么,便又说道:“哦,你是他老婆?那又怎么样,我们就是不和你们玩,两个傻子。”

  素云被那孩子抢白了几句,一时看着他不知怎么办,既不能说话又不能用手势来表达,没想到二娃见素云来了,居然有了勇气,手里的砖头一下就丢了出去,这一下正砸在一个孩子的脚背上,疼得那孩子哇哇大叫。

  孩子们像炸了窝一样,然后都往一边跑去,纷纷拾起地上的泥巴和小石子向他们身上投去。

  素云赶紧往后面退,那傻乎乎的二娃却只会抱着脑袋蹲到了地上,直砸得他大哭了起来。

  素云站在门口的石阶上,眼看着他们还在乱扔石子,而二娃一边哭着一边从抱着脑袋的臂弯里哀求地看着她,他的身子已经跪在了地上,那眼神让素云的心揪了一下,胸口一热,突然有泪水流了下来,她顾不得那些孩子的疯狂,一下子冲到了他们面前,再次大声地“呜呜”哼叫着。

  两个大孩子突然停了手,看了看素云,然后居然就像商量好了似的,两个人一起抓住了素云被捆着的胳膊,把她拖到旁边的那棵大树脚下,然后把她的身子贴着大树顶着,一个孩子叫到:“快去找绳子来,把她捆到树上,看他们还敢不敢欺负我们。”

  早有孩子听了他的话,跑到家里取来了长长的麻绳,几个孩子一起合力把素云牢牢地捆在了树干上,就连腿脚也捆上了。

  素云急的狠狠地瞪着他们,身子剧烈地扭动着,但却无法挣脱得了。

  那个最大的孩子应该是他们的头,他一把把素云额头上的纱布眼罩往下一扯,立刻便遮住了素云的眼睛,随后大身说道:“弟兄们,走,揍那个傻子去。”

  二娃本来看到他们捆绑素云,就怯怯的不跟上前,傻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眼见得他们又要来揍他,早把他吓得一个转身就往那大门里跑,那凄惨的哭声便在他身后撒了一路。

  身后是一阵“哈哈哈……”的大笑。

  终于大人们出来了,那些孩子们还围着捆在树上的素云在吵闹纷纷,来福女人赶紧喝斥着驱散那些孩子,把素云解了下来,二娃只是躲在门里面把头伸出来偷看,见素云被带了回来,便把她拉住了往里屋走去,素云什么也看不见,就被他半搂半抱着到了一个房间里。

  “媳妇,你疼吗?他们砸倒了你吗?”素云没想到二娃一开口居然便是关切地问候,一下子把素云感动得泪光盈盈,好一会她才轻轻摇了摇头“唔……”。

  另一个屋里,来福女人关切地问老王头:“二娃他媳妇可有喜了?都这么些日子了,怎么老不见她肚子大呢?”

  这话可问到了老王头的心里去了,他的脸色一沉,满腹的心事不言而喻。

  女人想了想,坐近了老王头悄声说道:“大哥,是不是二娃他不行呢?”

  老王头沉默着,那指头上的香烟都快烧着他的手指头了。

  “大哥,我倒有个办法,只是说了怕你生气……”女人欲言又止。

  老王头看了看她,来福也催促她快说。

  她依然有些顾虑,但还是说道:“我是说,要是二娃真的不行的话,那我大哥岂不是没了香火啊,你说是不是?我看,我们还是用老办法,来个借种……你们看怎么样?”她很紧张,怕招来老王头的骂。

  没想到老王头居然没有反应,反而陷入了思索。

  女人一看有门,便趁热打铁地说道:“大哥,我倒认识一个挺不错的人,人也年轻,虽然有老婆了,但他老婆生了病,他没钱给她治病,正愁着想借钱呢,要不………”

  “……嗯……这事以后再说吧,来福,那我们的事就这么定了,后天我们就走,你把东西准备一下。”老王头打断了女人的话,把话题转到了他们的正题。

  女人把话咽回了肚里,不过心里便有了主意,便也不再搭话。

  当下,他们又聚首商量了好一会,直到晚饭后,这才分手。

  三天后的上午,二娃带了素云正在林子里玩耍锤5睦掀啪蜕仙嚼戳恕?br>

  二娃娘倒是吃了一惊,连忙招呼着在院子里坐下了。

  来福女人寒暄了几句,便把来意说了,自然便是给素云借种的事,当然她先声明了这是老王头答应了的,其实她知道昨天老王头就和她男人出山去了,至于有没有答应只有她自己知道。

  二娃娘一听,脸色立刻难看了起来,二娃生不了孩子那是她心里的隐痛,如今被来福女人说破了,自然脸上有些挂不住。

  来福女人那张灵活的嘴此时可就派了用场了,一番细细的游说,二娃娘别也笑逐颜开的答应了,只是反复要求,一定要找一个好看一点的小伙子,再有不能给他知道和他借种的女人是谁,最好双方都不要认识。她可不想惹出什么麻烦事。

  来福女人笑嘻嘻地一口答应,二娃娘便要留她在这里吃饭,她哪里肯,定要赶紧下山,只说须把此事办妥了再请她不迟,二娃娘便也不再强留。

  来福女人和二娃娘约定了一些事宜,便匆匆离开了。

  又是两天过去了,傍晚时分,二娃娘突然要给素云洗澡,说是很久没洗了,也该把身子好好的洗一下,都说城里人爱干净么,虽说现在嫁给了二娃,可也不能把身子弄得脏兮兮的。

  素云自然很开心,但也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因为二娃娘很少会这样主动地对她如此上心,她的眼里有话要说,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但被素云看出来了。

  二娃娘亲自给素云洗澡,洗得很干净也很舒服,那水热乎乎的倒的满满的,整个身子浸泡在里面说不出的惬意。

  当然最畅快的,还是身上不再有任何束缚,真正的自由之身。

  素云自己能洗,可二娃娘不让她自己洗,她要仔细察看她的身子,她心里清楚得很,再过一会素云将被带下山去,然后躺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她不想素云带着二娃的气息投入别人的怀抱,她要洗去那个气息。

  素云擦干了身子站在那里,门缝里有风窜了进来,轻巧地吹上了她的身子,有点寒意。她双手护着胸部,等待着二娃娘把胸罩递给她,可二娃娘把她的手拉了下来,却把一些白色的宽布条往她的胸部缠裹起来,一边使劲地收紧着,一边说道:“记住了,不管是谁,到了外面都不许把它解开,要不然我可不会饶了你。”

  那布带真是缠的紧,直收的乳房饱胀胀的挤在了中间,二娃娘依然给她戴上那只胸罩,然后给她穿上一件小背心,用软布带子将她的胸部上下扎紧了:“这个也不许解开,知道吗?”

  可能绑扎的有些疼,素云哼哼了两声,但不敢叫喊出来。

  接着,二娃娘把一个自己做的棉垫子敷在她的下体处,再用一块四方形的且四个角都有带子的小白布勒住,然后把带子牢牢地收紧系住在她大腿根部和腰部,她用手试了试,感觉不会有松动了,这才给她套上她的白色三角内裤。

  二娃娘一边忙碌着,一边关照道:“等会儿二娃他表婶会带你下山,到了她那儿可要好好的听她的话,嗯……有什么事你不要怕,那都是我和他表婶说好了的,你想要干什么事,那得先跟表婶说了,记住了吗?”

  素云心里还是有些害怕,不知道那表婶把她带下山干什么,但二娃娘如此说了,她便也觉得不会有什么,至少她认为现在的二娃他娘不会害她,也不会再把她转卖,因为她曾经为了她不惜刀砍刘大奎。

  今天给她穿上的是那件紧身的对襟灰布衫,下面还是那条黑土布裤,还是那双黑布鞋。

  二娃本来一直在外面玩着,听到了他娘叫他的声音,便跑了回来,三个人一起吃了晚饭,二娃时不时地看着素云,傻乎乎的一直在笑,他觉得素云好像漂亮了许多,脸上干干净净的,真白。

  来福女人很准时,就在他们刚刚吃好晚饭的时候她来了。

  她有些欣喜地看了看素云,那笑脸竟然绽放的有如海棠花一样,她可没想到素云居然长得如此的好看,不,是美丽。那娇羞的模样是如此的让人陶醉,眼波转动中好一番委婉动人。来福女人可是地地道道的乡下人,虽也走过几次县城,但到底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子,一是把她看呆了。

  二娃娘可没有她那样的兴致,她抬头问道:“现在就走吗?”

  女人回过神来,嬉笑着说道:“嗯,好啊,那赶紧准备一下。”

  “二娃,把那绳子拿来。”二娃娘对傻愣愣的二娃说道,然后把素云提到旁边的那张长凳上坐下,素云很明白接下来该干什么,便把手臂背到了身后。

  绳索开始将素云的手臂在背后紧紧地捆绑起来,绕胳膊缚胸部再缠肩捆腕,几乎不会顾及到素云的感受,只把她的上身捆得结结实实,就在胸口那里,更是捆得紧紧密密的。

  然后一团白布往她嘴里塞着,素云很自觉地张着嘴,等二娃娘把布都塞满了,她就把那布团含着并努力的闭上嘴,随后几条撕好的胶布密密的把她的嘴唇都封严密贴牢固,最后依然是绷带层层地包扎严密。

  二娃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扯了扯他娘的衣服问道:“娘,媳妇要去哪里啊?我不让她走么……我要和她一起去……”

  “不行,她这是跟你表婶办事去,你去干吗?尽捣乱,你呀,就跟我在家里等着,听话。”

  二娃看了看他娘的眼睛,很委屈地低着脑袋说道:“哦……”

  此时,素云的嘴早已被封堵严实,二娃娘又把一些棉花叠成块,分别盖在素云的两只眼睛上,然后把那只纱布做的眼罩很严密地绑在她眼睛上,压实了棉花,并仔细地把眼罩扯好蒙严实。

  “他婶子,到了那里,你可要好好的关照她,要不然我家二娃可饶不了你的……”二娃娘不放心地对女人说道。

  “知道了,我的表嫂,再怎么说她都是我的表侄媳,我能不关照她吗?看你说的,嘻嘻。”女人一把把素云扶了起来,仔细地摸索着她的身子,嘴里啧啧不已。

  “还有啊,她的身子可……”她看了看素云和二娃,便压低了声音把女人拖到了旁边说道:“可不能都给别人看哦,她可是我的儿媳妇……反正你看着办吧,还有,她**都被我绑好了,谁也不许给解开,也不能让他们认识了,女人是很容易变心的,哦,还有,除了你,她也不可以和别人说话……”她此时很罗嗦,好像还有很多话要关照女人,一边想着一边不断地补充着。

  “知道了,我的好表嫂,我的姑奶奶………”女人有些不耐烦了,可还是笑着说道。

  二娃娘走到素云身边,脸色变了变有些黯然,迟疑了一下说道:“那你们走吧……哦,这个是她的东西。”她递过一个小包袱,里面大概放了几样素云的衣物。

  女人把包袱往肩上一挎,随身带来的一顶宽沿草帽扣上了素云的脑袋,把带子在她下巴系上了,然后挽着素云的胳膊就出了门,才走出没几步,二娃就跑了上去,不声不响地拉着素云背后的绑绳跟着就走。

  女人停下了脚步,对二娃嗔怪道:“二娃,赶紧回去,你看天都黑了,小心被大老虎吃了……”

  二娃低着脑袋噘着嘴不说话,那手死死地抓着绳索就是不放。

  “婶子带你媳妇去看病,回来给你生个大胖小子,你看好不好?”女人摸了摸他的头说道,又回头看了看二娃他娘,希望她来帮忙把他带回去。

  二娃娘喝了一声:“二娃,回来。”

  二娃委屈地回头看着他娘,眼泪扑簌簌地往下直掉,终于放声大哭了起来。他娘赶紧上前拉开他的手把他拽回了家,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那哭声在屋里便越来越大……

  女人把素云安顿在她自己家里,估摸了一下,那人也该来了,便把事情跟素云说了,并把责任推给了老王头,言明了是他要传种接代。

  素云听了起初很震惊,随后便深感这些人的愚昧和冷酷,她知道自己的命运早已不再被自己掌握,可没想到,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想要反抗,却身不由己,想要接受这样的事实,却又觉得侮辱了自己,她此时只恨自己的命运不好,叹息中只能默默等待那种残酷的到来。

  女人好像很知道她的感受,一片柔和的说道:“你婆婆关照过我,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我呢,怕你烦别人,想把你的耳朵堵上,免得听见别人说话你不开心,待会儿那男人就会来,你可要好好的待他,千万不要弄出事来,否则你婆婆可要怪罪我了,知道吗?”

  “呜呜……”素云沉默了好一会,终于点了点头。

  “其实很简单,你只要不反抗,听他的话就行了,他呀,不就是要你的身子么,完事了就行了,再说了,要是万一真的肚子里有了,那你婆婆可要乐坏了,以后啊,你就不会再这样受罪了,你看看你,一天到晚老是被捆着,我看着也心疼啊……”

  说着话,素云便感到有柔软的东西在往她耳朵里塞,她觉得好像是棉花。大概塞了很多以后,女人便试着问了她一声:“怎么样?能听见吗?”,素云把脑袋侧着,似乎感到了一点声音,但却没听清。女人看到了她的反应,知道她应该不会听清楚什么,只要再包上一些什么东西的话,她就会什么声息也听不到。

  于是她把一块黑布条小心地蒙在素云的眼睛上,并把耳朵也包裹住,那黑布缠了有两三层,素云的听觉便几乎没有了,只感到周围一片寂静,仿佛置身在万籁俱寂的世界。

  女人很松弛地笑了,她抚摸了几下素云的脸,有些得意地自言自语道:“你个冤家,看我给你弄来个这么细嫩的人儿,你以后可怎么报答我。”此话也只有她自己能听见,当然也只有她自己能听懂。

  她的眼睛便微微闭上了,脸上充满了幸福的甜蜜。

  好一会,她从陶醉中醒来,整了整自己的衣衫,然后到院里把大门打开了一条缝,便静静地在屋里坐着等候,屋里什么灯也没有点,她觉得坐在黑暗里会更有意思得多。

  另一个房间,素云也在黑暗里端坐着,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总觉得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女人也很久没进来了。

  院子里的大门悄悄地被推开,一个身影闪了进来,女人早已扑了过去,那人影张开了双臂把她纳入了怀里,随即一个娇喘的声音便从他的怀里传出:“死冤家……怎么才来?我都帮你准备好了……”

上一篇:调教女m故事,茂生

下一篇:调教女m小说,凝芳获救

绳师培训 招募女M(坐标深圳)!QQ:52800679

 

评论

美缚绳艺网

美缚绳艺网“绳艺视频”栏目专注分享逍遥绳艺、锐度主张、MJ影视、梨花雨、山东原创、撒琅制造、真实的经典、典雅倩影、美束映画、柔丝女皇、丽佳美亚、怀旧影苑、新胭脂扣、灰鸟原创、DK-13、 nature art、BSD、胜景山庄、一往情深、丝家王、雅俗阁、红豆的天空、TYINGART、唯美之家 、猎美视觉、小驴原创、绳之韵、半岛束艺台、丽柜美束、优缚社、手指间的旋律、雨晴美束 、邕娘、齐鲁影视、伊宣原创、随心原创、CLZ原创、阿木原创、千丝万缕、神艺缘等知名绳艺工作室原创或定制作品! 感谢同好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美将与你一起努力,将美缚网打造成一个“缚如梦境,绑如神木”的紧缚绳艺帝国!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