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被开腿惩罚调教玩弄调教贤妻子(二)

国产sM绳艺露脸KB调教视频 点击观看

被调成玩具宠奴的女教师自动张开双腿接受男医生的屈辱调教,把她调教乖了车外的光线折射在她的脸上,她的肌肤状态极佳,白里透着粉晕,嫩得可以掐出水来。 一双妩媚动人的眸子眨了眨,闪·····

  车外的光线折射在她的脸上,她的肌肤状态极佳,白里透着粉晕,嫩得可以掐出水来。

  一双妩媚动人的眸子眨了眨,闪呀闪,无比得俏皮又撩人。

  那双像是香甜可口的蜜桃一般的小嘴时抿时撅,突出的声线温软香糯,十分得诱人。

  邱少泽的眸色瞬间深了几许,染上了一抹晦涩的光泽。

  “好!”他的嗓音暗哑,泛着迷人的磁性。

  明姿画心中不由的一喜,咧开红唇笑道:“我就知道少泽你肯定会答应我的,谢啦!”

  “你要如何感谢我?”邱少泽敛了一下眼眸,探究般晦涩不明的目光,轻轻落在她的身上,些许高深,些许玩味儿。

  明姿画水汪汪的大眼睛轻眨了一下,看着眼前邱少泽惊为天人的俊颜。

  他今天穿了一套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露出白色清爽的衬衫领口,一枚深蓝色的袖扣此时在阳光下闪着璀璨的光芒。

  明姿画发现经过昨晚,她的好闺蜜瞬间就变得高大帅气了起来。

  “要不我牺牲一下色相,给你一个吻?”她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不自觉也就这么说了。

  可是说出这句话之后,明姿画才意识到有多么的不妥。

  她眸子里迅速一丝的懊恼。

  自己怎么能把魔抓伸向自己的哥们呢?

  就算少泽现在长大了,变帅了,变得有男人味了。

  她也不能把他这个窝边草给和谐了啊。

  以后还能不能好好的做朋友了?

  邱少泽听到她的话后,深邃的黑眸深深的眯了一下,眉眼间极快的染上了一抹笑意,转瞬即逝,却足以让人迷了眼。

  “怎么,昨天晚上还没把我摸够,今天还想继续占我便宜?”

  明姿画脸部抽风,着实是尴尬不已。

  “没啊,我哪能惦记上你的男色呢?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刚跟你开玩笑的。”她连忙狡辩,压抑着心虚。

  邱少泽微眯了下眼眸,黑色的瞳孔里折射出一抹不明的暗芒,发动车子离开。

  一路上,两人没有像以前一样叽叽喳喳的说话,而是难得的沉默。

  明姿画心情有些复杂,时不时的偷瞄旁边开车的邱少泽。

  邱少泽此时正望着前方专注的在开车,双臂微弯曲搭在方向盘上,侧脸线条立体感十足。

  将一个长相俊美无比,气质高贵兼具魅力的帅气贵公子形象演绎到极致。

  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少泽变这么帅了呢?

  难道人都容易忽略近在眼前的事物吗?

  放在这么一个大帅哥在自己面前,又顶着她未婚夫的头衔,她却没把他吃掉?是不是太浪费了?

  不行,明姿画你在想什么?

  你怎么又惦记上少泽的男色了?

  刚才都说了,不会吃窝边草的!

  “你在想什么?”邱少泽突然出声,俊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实际上他眼角的余光刚才一直注视着明姿画的一举一动,包括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没,没什么!”明姿画连忙摇头,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吐了吐舌头,尴尬的转头望向了窗外。

  要是让邱少泽发现,自己刚才竟然真的对他有不怀好意的想法,岂不是罪过。

  明姿画一路都心情不平,直到车子开到了费家豪宅的门外。

  “到了,这是车钥匙!”邱少泽踩下刹车,将这部车的另一个钥匙,递到明姿画的面前:“我一会先开回去,然后明人给你开过来。”

  “好啊,谢谢你少泽。”明姿画兴奋地说道,笑得比春天的花儿还灿烂。

  邱少泽掀了掀眼皮,黑眸不着痕迹地扫了她一眼:“明天我会来你家里正式拜访。”

  “啊?”明姿画惊怔了一下,不解的看着他。

  “你昨天来了我家拜访,于礼,我总该亲自登门看望你妈!”邱少泽黑眸精光闪烁,轻浅依旧地落在她的周身之上,俊美的脸上没有任何波动,完全就是一副礼尚往来的态度。

  明姿画理解的点头,“好啊,欢迎你随时过来,我先回去了。”

  说完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

  可是没想到头发却被卡在了安全夹里,明姿画只感到头皮一阵刺痛,本能的惊叫一声:“唔……”

  “怎么了?”邱少泽听到她的痛呼声后,赶紧转过头来,却看到明姿画头发被夹住的一幕。

  “别动,我来帮你!”邱少泽连忙说,立即解开自己的安全带,探身过来帮她。

  “嗯。”明姿画点点头,她自己看不见,也不知道是怎么一个卡住情况。

  邱少泽试图将她卡住的发丝从安全带的锁扣中抽了出来,可是又怕自己下手的力道太重,会弄疼她。

  就这样弄了一会,还是没有成功把发丝抽出。

  明姿画脸色羞红,呼吸急促起来,邱少泽这样子趴在她的身前,他灼热的呼吸都喷洒在她的脸上,两个人几乎是零距离的接触。

  “少泽,要不你直接帮我把头发扯断吧?”明姿画尴尬地建议道,他们俩现在的动作实在是太暧昧了。

  “别动,马上就好了。”邱少泽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眼眸渐深了,可还是不舍得把她的头发扯断了。

  这么美丽的一头秀发,扯断了太可惜了,他只能尽量快一点的帮她弄好。

  两人并不知道,他们此时的动作,从车窗外看上去就像是在接吻一样。

  在邱少泽的跑车不远处,也停着一辆黑色地名贵豪华款跑车,这个车子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费思爵。

  费思爵得知昨晚明姿画一夜未归,今早特意上门来质问她情况的,没想到就撞见了她跟邱少泽在车子里的这一幕。

  他的胸腔里瞬间涨满了怒火,一双手,握成拳,有青筋突跳,眼底急剧地染上了一抹晦暗。

  现在看来明姿画昨晚之所以一夜未归,很明显是跟邱少泽在一起。

  看来她真的已经打算接受两家的联姻,嫁给邱少泽这位家族安排的未婚夫了。

  看着两人车子里临别拥吻,费思爵心里的怒意简直燃烧到了头顶。

  脸色彻底的阴霾了下来,神情冰冷的可怕,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肃杀之气。

  不知道为何,这一幕看在他眼里十分的扎人眼,以至于他竟莫名的心里堵得慌了。

  “好了,弄好了。”邱少泽松了一口气,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珠,他坐回到驾驶座上。

  “谢啦,少泽。”明姿画莞尔一笑,跟他答谢:“我下车了。”

  “好,有事给我打电话。”邱少泽凝视着她的双眸,里面涌动着如水一般的温情。

  “再见!”明姿画跟他招手,看着邱少泽开车离去。

  她正准备转身离开,突然感到身后传来一阵阴风,带着暴风骤雨般的煞气。

  明姿画本能地打了个寒颤,回过头一看,竟然是费思爵。

  费思爵的面色很难看,嘴角噙着一抹讽刺的冷笑,周身不断散发出愤怒危险的气息,幽潭般的眸子更是迸发出刺骨的玄寒……

  “你……”明姿画刚想出声,说些什么,手臂就被如同铁钳一般的力度一把扯住了。

  明姿画根本还未来得及回神,一个大幅度的旋转,她的脸硬是扑了一个满怀,朝着一个无比健硕硬朗的身子骨而去。

  唉约喂,好疼,她的鼻头险先被撞歪了。

  明姿画揉了揉被撞痛的鼻子,抬起头来,不满地瞪向费思爵。

  这混蛋在搞什么?

  莫名其妙地突然出现,又莫名其妙地对她发火。

  他知不知道这里是费宅的大门口,万一被佣人看见他们在这里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样子。

  “费思爵,你快放开我!”明姿画作势一把推了下他的身子,气愤的想从他怀里跳出来,却纹丝未动。

  她喷火的双眸抬头,触及他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那里面掀起而起的磅礴的怒火,像是海浪般一阵阵朝她翻涌袭来。

  貌似只要她再多说一个字,就要淹没了她似的。

  “很好,明姿画,翅膀硬了阿!”费思爵薄唇一挑,那双美的惊心动魄的眸中满是嗤之以鼻与浓烈的警告。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俊美至极的脸庞上唯有刀枪不入的冷漠,气势足以扼杀一切。

  “费思爵,你想干什么?这里是费宅,到处都有监控探头,你不要乱来!”明姿画眼神左右来回飘忽不定,一股不安的感觉袭上心头,她慌乱地警告于他。

  男人身上散发着那股气息太强大,这种危险的感觉太过于熟悉了。

  “宝贝,我们可是连床都上过了,还在乎这些。”费思爵迷人的桃花眼深不可测,嘴角似有若无地勾出一抹玩味的弧度,嗓音沙哑带着撩人心魄的那种质感,徐徐地吐露出来。

  明姿画秀眉皱起,胸腔里顿时燃起一道火焰,握起粉拳对着他猛锤一通。

  “混蛋,放开我,你放开我!”

  她的身体猝然被他往后一提,费思爵拉着明姿画站在大门的一侧,她的后背抵在了墙壁上。

  明姿画的双手被他高高举过头顶,一一被他大手也反压在墙壁上。

  这个姿势让明姿画非常的不安,而他们此时所处的大门口的位置,更是让她心惊胆战,

  费思爵微微侧过头,找准了某个点,带一点点神秘的在她耳边道:“宝贝,你知道么,这里是摄像头和探照灯的死角,是我研究过后才发现的呢。”

  明姿画眼睛眨巴着,“所以呢?”

  “你看,这里是大门口,除了监视器,任何人都会很轻易的看见我们,对不对?”费思爵半眯着迷人的桃花眼,语气轻佻,嗓音沙哑的反问道。

  “然后呢?”明姿画眼里闪过一丝的防备。

  “然后,我要吻你啊……”费思爵的眼神忽地一凝,眸底的光泽渐趋转暗,危险难测。

  明姿画脸色大变,顿时心惊肉跳:“你疯了?”

  “既然你这么不乖,我这个做哥哥的当然要好好把你调教乖了!”费思爵邪气而霸道地说完,他的薄唇紧接着覆压了上来。

  霸道地长驱直入,掠夺着她的呼吸。

  他们所在的大门外,随时保镖很有可能经过,稍不留意就会被监视器拍到,被探照灯扫过。

  明姿画奋力挣扎起来,试图推开他的身体。

  她的抵触行为,极大的伤了费思爵的自尊心。

  她就这么不情愿被自己吻吗?

  刚才在车里面的时候,她跟邱少泽可是吻的火热。

  自己吻她,她就这么抗拒?

  于是他更加霸道的以行动来表示,双手箍得她动弹不得,将她全权控制在自己的双臂中。

  吻也上升为法式的深吻。

  男人与女人巨大的力量悬殊,明姿画根本连他的一个手指头都没够到。反倒是她觉得自己快要缺痒了,意识越来越混沌,身体也越来越瘫软。

  费思爵很满意她从起初像只伸出爪子的小猫变得越来越乖顺听话,才心满意足地放开了她。

  “宝贝,这下你总算肯听话了吧!”费思爵附在她的耳边,暧昧的轻轻呢喃着,令明姿画颈肩周围的肌肤都敏感的起了变化,染上了薄红。

  明姿画羞愤难当,皱眉想动一下,试图推开他。

  费思爵不怀好意的警告又砸了下来:“别动,要不然我可不介意在这儿再多画些圈圈点点。”

  他的话成功让明姿画一动都不敢动了,这个男人实在太恶魔,刚刚故意在大门口吻她,为的就是让她屈服于他。

  “哦,这样听话才乖呀,像个小刺猬一样扎着别人不要紧可扎着你自己,我可会心疼的!”费思爵的眸子里漂浮着一丝细细碎碎的浅光,脉脉含情的样子凝视着她娇美的脸颊,弯了弯嘴角柔柔地低吟着。

  明姿画真的有种想喷他一脸口水的冲动,明明长着邪魅高贵的样子,其实骨子里就是一喜欢折磨人为乐的大变态。

  “宝贝儿,你再这么深情款款地望着我,我怕我会把持不住的!”

  费思爵挑了挑眉眼,那双深沉如墨的黑眸早已没了之前的怒气,化作了桃花眼一般迷人又多情的样子。

  那性感的薄唇故意贴着她的耳畔,那些轻佻的言语徐徐滑入她的耳蜗里。

  被如此的无赖调戏,是个人都无力回嘴了。

  费思爵那一句句暧昧之中暗含着若有似无的警告,令明姿画简直快气到吐血。

  “你……你可恶至极!”明姿画气怒地一把推开他,憋着一肚子的火气,语塞到连话都说不连贯了。

  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她逃不就是了。

  “想去哪?”费思爵在她与他擦肩而过时,一把紧拽住了她的手腕。

  突如其然的这一手,让明姿画一下子暴跳如雷。

  “放手,你放开我!”

  她愤怒地叫喊着,有种歇斯底里的如同入了魔咒一般。

  怒火攻心之下,明姿画对着他的手臂就是一口,这口下的很重,而且咬了好一会儿。

  见气氛陡然变得很冷,明姿画这才恍然大悟她都该死的做了什么。

  妈呀,她居然咬了费思爵!

  “我……我不是故意的!”明姿画惊的一下松开嘴时,心里无限制下沉,觉得这下完了。

  以费思爵往日的作风,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啊。

  就算她再生气,怎么可以如此冲动的,在太岁头上动土。

  明姿画一下子蹦跳了老远,连连挥手示意她真的是无意的。

  费思爵的眼眸蓦地一缩,冷意渐趋浮动。

  该死的,居然敢咬他,还真是胆大妄为。

  “咬人的事都学会了,你说你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费思爵眼神冷如冰刃一般,一下子揪住了她的视线。

  那张俊美非凡的脸庞上,挂着触目惊心的慎人之色。

  明姿画心里暗叫不好,不断地往后退,直到后背贴到了墙壁,已经退无可退。

  她很担心他会不会冲动之下掐死她呀!

  “刚才真的是失误,其实到底还是你先那般对我,我才会失控的!”明姿画极力辩解着,脑袋还算清醒。

  这件事刨根问底还是他的错处,如果他不故意在家门口亲她,那么她也不会一时气愤咬了他。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咎由自取,你咬人还很有理了!”费思爵凝眸目光如炬注视着她,那神情变得越来越讳莫如深了,声音亦是阴沉得可怕。

  “哥,你看我们在大门口站着,这像什么,还是回去再说吧。”明姿画微眯了下眼眸,眸中精光一闪,胡乱转移着话题。

  秉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明姿画说完这句话之后,就逃了。

  “明姿画,你给我站住!”费思爵追了上去,又冷又狠的威胁地嗓音从身后砸了过去。

  明姿画心吓一跳,不由地加快了脚步。

  一路奔跑着,好不容易冲进了费宅的别墅内,明姿画喘着气,朝身后看了看,见费思爵没有追上来,她这才松了口气。

  扶着腰,在玄关处换了鞋。

  刚走进去,就撞见了从楼上下来的林女士。

  “跑什么?冒冒失失的,一点也没有千金小姐的样子。”林女士不满的皱眉。

  “妈!”明姿画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我上去洗澡!”

  刚想上楼,林女士却突然叫住了她:“站住!”

  “妈,还有事?”明姿画回过头,诧异的问。

  林女士板着脸,神情严肃:“我问你,昨天晚上你一夜没回来,去哪里鬼混了?”

  “妈,我昨天不是去邱家参加宴会,拜访冯姨了吗?”明姿画轻快的回答。

  “我跟你冯姨通过电话,她说你中途就离开了,也没有再她家过夜。”林女士目光犀利地看着她,沉着嗓子质问:“还有你这一身的衣服,是哪里来的?我记得你昨晚去参加邱家宴会的时候,穿的是我特意找人给你订做的旗袍吧?”

  明姿画整张脸变了又变,不得不说,她妈林女士的眼光实在是太毒辣了。

  连她昨晚穿旗袍出去,今天换了一身新衣服回来,这么个细节她都注意到了。

  “我昨晚是没有在邱家过夜,不过我一直都跟少泽在一起。”明姿画心虚着赶忙搬出邱少泽。

  果然,林女士一听到她昨夜是跟邱少泽在一起,脸色终于缓了缓。

  “你昨天一整夜,都是跟少泽在一起?”林女士眸光直盯着她,再次确认道。

  “是啊,我发誓我昨晚绝对是跟少泽在一起。”明姿画指天发誓,回答的理直气壮。

  “你们在哪里过的夜?少泽的别墅?”林女士别有深意地扫了一眼她,接着追问。

  “酒店,希尔顿大酒店,不信你可以去查!”明姿画脸上堆叠着谄笑。

  林女士眸光深沉:“用不着,反正少泽刚给我打电话,说他明天来看望我,我到时候再问他!”

  说完,就走开了,没有再追问下去。

  明姿画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她昨晚是跟邱少泽在一起,不怕林女士查证。

  “你昨晚一整夜都跟邱少泽在一起?”耳边突然响起一道阴沉冷冽地嗓音。

  明姿画身子一僵,感觉背后像是刮过了一道凉飕飕的刺骨寒风一般。

  很显然是费思爵追上来了,而且听到了她刚才跟林女士的全部对话。

  明姿画想也不想就直接朝楼上跑去。

  用最快的速度打开门,她闪身进去,刚要关上门,一个手臂先一步挡了进来。

  明姿画不管不顾的想合上门,可是费思爵力气很大,硬是将门给推开了。

  他高大的身影一下子罩了过来,那张宛如神袛的完美脸庞闪动着寒霜,薄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直线,身上那种不寒而栗的气焰肆无忌惮地蔓延着。

  “明姿画,你竟然敢背着我,跟别的男人过夜?”费思爵咬牙切齿,阴寒之极的扬声质问。

  “我刚才是故意那么说,欺骗我妈的,我昨晚没有跟邱少泽在一起,绝对没有!”明姿画硬是挤出一抹笑容来,抬高了下巴仰视着眼前阴晴不定的男人,打死都不肯承认了。

  “没有?那你刚才怎么从邱少泽的车子里出来?”费思爵紧眯起了狭长的凤眸,眸底积聚起了更迅猛的暗涌。

  想起刚才他撞见的那车内的一幕,胸腔里翻滚而起的熊熊怒火,像是要爆炸一般裂开来了。

  明姿画心跳骤然漏掉了半拍。

  她没有想到费思爵竟然撞见她从少泽的车子里下来!

  他今天穿了一套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露出白色清爽的衬衫领口,一枚深蓝色的袖扣此时在阳光下闪着璀璨的光芒。

  明姿画发现经过昨晚,她的好闺蜜瞬间就变得高大帅气了起来。

  “要不我牺牲一下色相,给你一个吻?”她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不自觉也就这么说了。

  可是说出这句话之后,明姿画才意识到有多么的不妥。

  她眸子里迅速一丝的懊恼。

  自己怎么能把魔抓伸向自己的哥们呢?

  就算少泽现在长大了,变帅了,变得有男人味了。

  她也不能把他这个窝边草给和谐了啊。

  以后还能不能好好的做朋友了?

  邱少泽听到她的话后,深邃的黑眸深深的眯了一下,眉眼间极快的染上了一抹笑意,转瞬即逝,却足以让人迷了眼。

  “怎么,昨天晚上还没把我摸够,今天还想继续占我便宜?”

  明姿画脸部抽风,着实是尴尬不已。

  “没啊,我哪能惦记上你的男色呢?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刚跟你开玩笑的。”她连忙狡辩,压抑着心虚。

  邱少泽微眯了下眼眸,黑色的瞳孔里折射出一抹不明的暗芒,发动车子离开。

  一路上,两人没有像以前一样叽叽喳喳的说话,而是难得的沉默。

  明姿画心情有些复杂,时不时的偷瞄旁边开车的邱少泽。

  邱少泽此时正望着前方专注的在开车,双臂微弯曲搭在方向盘上,侧脸线条立体感十足。

  将一个长相俊美无比,气质高贵兼具魅力的帅气贵公子形象演绎到极致。

  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少泽变这么帅了呢?

  难道人都容易忽略近在眼前的事物吗?

  放在这么一个大帅哥在自己面前,又顶着她未婚夫的头衔,她却没把他吃掉?是不是太浪费了?

  不行,明姿画你在想什么?

  你怎么又惦记上少泽的男色了?

  刚才都说了,不会吃窝边草的!

  “你在想什么?”邱少泽突然出声,俊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实际上他眼角的余光刚才一直注视着明姿画的一举一动,包括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没,没什么!”明姿画连忙摇头,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吐了吐舌头,尴尬的转头望向了窗外。

  要是让邱少泽发现,自己刚才竟然真的对他有不怀好意的想法,岂不是罪过。

  明姿画一路都心情不平,直到车子开到了费家豪宅的门外。

  “到了,这是车钥匙!”邱少泽踩下刹车,将这部车的另一个钥匙,递到明姿画的面前:“我一会先开回去,然后明人给你开过来。”

  “好啊,谢谢你少泽。”明姿画兴奋地说道,笑得比春天的花儿还灿烂。

  邱少泽掀了掀眼皮,黑眸不着痕迹地扫了她一眼:“明天我会来你家里正式拜访。”

  “啊?”明姿画惊怔了一下,不解的看着他。

  “你昨天来了我家拜访,于礼,我总该亲自登门看望你妈!”邱少泽黑眸精光闪烁,轻浅依旧地落在她的周身之上,俊美的脸上没有任何波动,完全就是一副礼尚往来的态度。

  明姿画理解的点头,“好啊,欢迎你随时过来,我先回去了。”

  说完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

  可是没想到头发却被卡在了安全夹里,明姿画只感到头皮一阵刺痛,本能的惊叫一声:“唔……”

  “怎么了?”邱少泽听到她的痛呼声后,赶紧转过头来,却看到明姿画头发被夹住的一幕。

  “别动,我来帮你!”邱少泽连忙说,立即解开自己的安全带,探身过来帮她。

  “嗯。”明姿画点点头,她自己看不见,也不知道是怎么一个卡住情况。

  邱少泽试图将她卡住的发丝从安全带的锁扣中抽了出来,可是又怕自己下手的力道太重,会弄疼她。

  就这样弄了一会,还是没有成功把发丝抽出。

  明姿画脸色羞红,呼吸急促起来,邱少泽这样子趴在她的身前,他灼热的呼吸都喷洒在她的脸上,两个人几乎是零距离的接触。

  “少泽,要不你直接帮我把头发扯断吧?”明姿画尴尬地建议道,他们俩现在的动作实在是太暧昧了。

  “别动,马上就好了。”邱少泽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眼眸渐深了,可还是不舍得把她的头发扯断了。

  这么美丽的一头秀发,扯断了太可惜了,他只能尽量快一点的帮她弄好。

  两人并不知道,他们此时的动作,从车窗外看上去就像是在接吻一样。

  在邱少泽的跑车不远处,也停着一辆黑色地名贵豪华款跑车,这个车子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费思爵。

  费思爵得知昨晚明姿画一夜未归,今早特意上门来质问她情况的,没想到就撞见了她跟邱少泽在车子里的这一幕。

  他的胸腔里瞬间涨满了怒火,一双手,握成拳,有青筋突跳,眼底急剧地染上了一抹晦暗。

  现在看来明姿画昨晚之所以一夜未归,很明显是跟邱少泽在一起。

  看来她真的已经打算接受两家的联姻,嫁给邱少泽这位家族安排的未婚夫了。

  看着两人车子里临别拥吻,费思爵心里的怒意简直燃烧到了头顶。

  脸色彻底的阴霾了下来,神情冰冷的可怕,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肃杀之气。

  不知道为何,这一幕看在他眼里十分的扎人眼,以至于他竟莫名的心里堵得慌了。

  “好了,弄好了。”邱少泽松了一口气,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珠,他坐回到驾驶座上。

  “谢啦,少泽。”明姿画莞尔一笑,跟他答谢:“我下车了。”

  “好,有事给我打电话。”邱少泽凝视着她的双眸,里面涌动着如水一般的温情。

  “再见!”明姿画跟他招手,看着邱少泽开车离去。

  她正准备转身离开,突然感到身后传来一阵阴风,带着暴风骤雨般的煞气。

  明姿画本能地打了个寒颤,回过头一看,竟然是费思爵。

  费思爵的面色很难看,嘴角噙着一抹讽刺的冷笑,周身不断散发出愤怒危险的气息,幽潭般的眸子更是迸发出刺骨的玄寒……

  “你……”明姿画刚想出声,说些什么,手臂就被如同铁钳一般的力度一把扯住了。

  明姿画根本还未来得及回神,一个大幅度的旋转,她的脸硬是扑了一个满怀,朝着一个无比健硕硬朗的身子骨而去。

  唉约喂,好疼,她的鼻头险先被撞歪了。

  明姿画揉了揉被撞痛的鼻子,抬起头来,不满地瞪向费思爵。

  这混蛋在搞什么?

  莫名其妙地突然出现,又莫名其妙地对她发火。

  他知不知道这里是费宅的大门口,万一被佣人看见他们在这里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样子。

  “费思爵,你快放开我!”明姿画作势一把推了下他的身子,气愤的想从他怀里跳出来,却纹丝未动。

  她喷火的双眸抬头,触及他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那里面掀起而起的磅礴的怒火,像是海浪般一阵阵朝她翻涌袭来。

  貌似只要她再多说一个字,就要淹没了她似的。

  “很好,明姿画,翅膀硬了阿!”费思爵薄唇一挑,那双美的惊心动魄的眸中满是嗤之以鼻与浓烈的警告。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俊美至极的脸庞上唯有刀枪不入的冷漠,气势足以扼杀一切。

  “费思爵,你想干什么?这里是费宅,到处都有监控探头,你不要乱来!”明姿画眼神左右来回飘忽不定,一股不安的感觉袭上心头,她慌乱地警告于他。

  男人身上散发着那股气息太强大,这种危险的感觉太过于熟悉了。

  “宝贝,我们可是连床都上过了,还在乎这些。”费思爵迷人的桃花眼深不可测,嘴角似有若无地勾出一抹玩味的弧度,嗓音沙哑带着撩人心魄的那种质感,徐徐地吐露出来。

  明姿画秀眉皱起,胸腔里顿时燃起一道火焰,握起粉拳对着他猛锤一通。

  “混蛋,放开我,你放开我!”

  她的身体猝然被他往后一提,费思爵拉着明姿画站在大门的一侧,她的后背抵在了墙壁上。

  明姿画的双手被他高高举过头顶,一一被他大手也反压在墙壁上。

  这个姿势让明姿画非常的不安,而他们此时所处的大门口的位置,更是让她心惊胆战,

  费思爵微微侧过头,找准了某个点,带一点点神秘的在她耳边道:“宝贝,你知道么,这里是摄像头和探照灯的死角,是我研究过后才发现的呢。”

  明姿画眼睛眨巴着,“所以呢?”

  “你看,这里是大门口,除了监视器,任何人都会很轻易的看见我们,对不对?”费思爵半眯着迷人的桃花眼,语气轻佻,嗓音沙哑的反问道。

  “然后呢?”明姿画眼里闪过一丝的防备。

  “然后,我要吻你啊……”费思爵的眼神忽地一凝,眸底的光泽渐趋转暗,危险难测。

  明姿画脸色大变,顿时心惊肉跳:“你疯了?”

  “既然你这么不乖,我这个做哥哥的当然要好好把你调教乖了!”费思爵邪气而霸道地说完,他的薄唇紧接着覆压了上来。

  霸道地长驱直入,掠夺着她的呼吸。

  他们所在的大门外,随时保镖很有可能经过,稍不留意就会被监视器拍到,被探照灯扫过。

  明姿画奋力挣扎起来,试图推开他的身体。

  她的抵触行为,极大的伤了费思爵的自尊心。

  她就这么不情愿被自己吻吗?

  刚才在车里面的时候,她跟邱少泽可是吻的火热。

  自己吻她,她就这么抗拒?

  于是他更加霸道的以行动来表示,双手箍得她动弹不得,将她全权控制在自己的双臂中。

  吻也上升为法式的深吻。

  男人与女人巨大的力量悬殊,明姿画根本连他的一个手指头都没够到。反倒是她觉得自己快要缺痒了,意识越来越混沌,身体也越来越瘫软。

  费思爵很满意她从起初像只伸出爪子的小猫变得越来越乖顺听话,才心满意足地放开了她。

  “宝贝,这下你总算肯听话了吧!”费思爵附在她的耳边,暧昧的轻轻呢喃着,令明姿画颈肩周围的肌肤都敏感的起了变化,染上了薄红。

  明姿画羞愤难当,皱眉想动一下,试图推开他。

  费思爵不怀好意的警告又砸了下来:“别动,要不然我可不介意在这儿再多画些圈圈点点。”

  他的话成功让明姿画一动都不敢动了,这个男人实在太恶魔,刚刚故意在大门口吻她,为的就是让她屈服于他。

  “哦,这样听话才乖呀,像个小刺猬一样扎着别人不要紧可扎着你自己,我可会心疼的!”费思爵的眸子里漂浮着一丝细细碎碎的浅光,脉脉含情的样子凝视着她娇美的脸颊,弯了弯嘴角柔柔地低吟着。

  明姿画真的有种想喷他一脸口水的冲动,明明长着邪魅高贵的样子,其实骨子里就是一喜欢折磨人为乐的大变态。

  “宝贝儿,你再这么深情款款地望着我,我怕我会把持不住的!”

  费思爵挑了挑眉眼,那双深沉如墨的黑眸早已没了之前的怒气,化作了桃花眼一般迷人又多情的样子。

  那性感的薄唇故意贴着她的耳畔,那些轻佻的言语徐徐滑入她的耳蜗里。

  被如此的无赖调戏,是个人都无力回嘴了。

  费思爵那一句句暧昧之中暗含着若有似无的警告,令明姿画简直快气到吐血。

  “你……你可恶至极!”明姿画气怒地一把推开他,憋着一肚子的火气,语塞到连话都说不连贯了。

  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她逃不就是了。

  “想去哪?”费思爵在她与他擦肩而过时,一把紧拽住了她的手腕。

  突如其然的这一手,让明姿画一下子暴跳如雷。

  “放手,你放开我!”

  她愤怒地叫喊着,有种歇斯底里的如同入了魔咒一般。

  怒火攻心之下,明姿画对着他的手臂就是一口,这口下的很重,而且咬了好一会儿。

  见气氛陡然变得很冷,明姿画这才恍然大悟她都该死的做了什么。

  妈呀,她居然咬了费思爵!

  “我……我不是故意的!”明姿画惊的一下松开嘴时,心里无限制下沉,觉得这下完了。

  以费思爵往日的作风,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啊。

  就算她再生气,怎么可以如此冲动的,在太岁头上动土。

  明姿画一下子蹦跳了老远,连连挥手示意她真的是无意的。

  费思爵的眼眸蓦地一缩,冷意渐趋浮动。

  该死的,居然敢咬他,还真是胆大妄为。

  “咬人的事都学会了,你说你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费思爵眼神冷如冰刃一般,一下子揪住了她的视线。

  那张俊美非凡的脸庞上,挂着触目惊心的慎人之色。

  明姿画心里暗叫不好,不断地往后退,直到后背贴到了墙壁,已经退无可退。

  她很担心他会不会冲动之下掐死她呀!

  “刚才真的是失误,其实到底还是你先那般对我,我才会失控的!”明姿画极力辩解着,脑袋还算清醒。

  这件事刨根问底还是他的错处,如果他不故意在家门口亲她,那么她也不会一时气愤咬了他。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咎由自取,你咬人还很有理了!”费思爵凝眸目光如炬注视着她,那神情变得越来越讳莫如深了,声音亦是阴沉得可怕。

  “哥,你看我们在大门口站着,这像什么,还是回去再说吧。”明姿画微眯了下眼眸,眸中精光一闪,胡乱转移着话题。

  秉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明姿画说完这句话之后,就逃了。

  “明姿画,你给我站住!”费思爵追了上去,又冷又狠的威胁地嗓音从身后砸了过去。

  明姿画心吓一跳,不由地加快了脚步。

  一路奔跑着,好不容易冲进了费宅的别墅内,明姿画喘着气,朝身后看了看,见费思爵没有追上来,她这才松了口气。

  扶着腰,在玄关处换了鞋。

  刚走进去,就撞见了从楼上下来的林女士。

  “跑什么?冒冒失失的,一点也没有千金小姐的样子。”林女士不满的皱眉。

  “妈!”明姿画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我上去洗澡!”

  刚想上楼,林女士却突然叫住了她:“站住!”

  “妈,还有事?”明姿画回过头,诧异的问。

  林女士板着脸,神情严肃:“我问你,昨天晚上你一夜没回来,去哪里鬼混了?”

  “妈,我昨天不是去邱家参加宴会,拜访冯姨了吗?”明姿画轻快的回答。

  “我跟你冯姨通过电话,她说你中途就离开了,也没有再她家过夜。”林女士目光犀利地看着她,沉着嗓子质问:“还有你这一身的衣服,是哪里来的?我记得你昨晚去参加邱家宴会的时候,穿的是我特意找人给你订做的旗袍吧?”

  明姿画整张脸变了又变,不得不说,她妈林女士的眼光实在是太毒辣了。

  连她昨晚穿旗袍出去,今天换了一身新衣服回来,这么个细节她都注意到了。

  “我昨晚是没有在邱家过夜,不过我一直都跟少泽在一起。”明姿画心虚着赶忙搬出邱少泽。

  果然,林女士一听到她昨夜是跟邱少泽在一起,脸色终于缓了缓。

  “你昨天一整夜,都是跟少泽在一起?”林女士眸光直盯着她,再次确认道。

  “是啊,我发誓我昨晚绝对是跟少泽在一起。”明姿画指天发誓,回答的理直气壮。

  “你们在哪里过的夜?少泽的别墅?”林女士别有深意地扫了一眼她,接着追问。

  “酒店,希尔顿大酒店,不信你可以去查!”明姿画脸上堆叠着谄笑。

  林女士眸光深沉:“用不着,反正少泽刚给我打电话,说他明天来看望我,我到时候再问他!”

  说完,就走开了,没有再追问下去。

  明姿画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她昨晚是跟邱少泽在一起,不怕林女士查证。

  “你昨晚一整夜都跟邱少泽在一起?”耳边突然响起一道阴沉冷冽地嗓音。

  明姿画身子一僵,感觉背后像是刮过了一道凉飕飕的刺骨寒风一般。

  很显然是费思爵追上来了,而且听到了她刚才跟林女士的全部对话。

  明姿画想也不想就直接朝楼上跑去。

  用最快的速度打开门,她闪身进去,刚要关上门,一个手臂先一步挡了进来。

  明姿画不管不顾的想合上门,可是费思爵力气很大,硬是将门给推开了。

  他高大的身影一下子罩了过来,那张宛如神袛的完美脸庞闪动着寒霜,薄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直线,身上那种不寒而栗的气焰肆无忌惮地蔓延着。

  “明姿画,你竟然敢背着我,跟别的男人过夜?”费思爵咬牙切齿,阴寒之极的扬声质问。

  “我刚才是故意那么说,欺骗我妈的,我昨晚没有跟邱少泽在一起,绝对没有!”明姿画硬是挤出一抹笑容来,抬高了下巴仰视着眼前阴晴不定的男人,打死都不肯承认了。

  “没有?那你刚才怎么从邱少泽的车子里出来?”费思爵紧眯起了狭长的凤眸,眸底积聚起了更迅猛的暗涌。

  想起刚才他撞见的那车内的一幕,胸腔里翻滚而起的熊熊怒火,像是要爆炸一般裂开来了。

  明姿画心跳骤然漏掉了半拍。

  她没有想到费思爵竟然撞见她从少泽的车子里下来!
  “有空担心我,怎么不想想自己?你知不知道…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不是说好,要陪我找东西吗?”越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哭腔越来越明显。他的眼泪差点就从眼窝里滑落。

  “啊啊,别哭,我,我不是好好的吗?你看我现在不是没事吗?”幻翎奥轻声劝着他,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慢慢的拍打着他的头。

  冷辰瑞的头发很凉也很湿,这表明他在刚才推门进来的时候一直都是在外面受冷了。

  身体不停地发抖,也不知道是因为哭还是因为冷。

  两个人默默地挨在一起,谁也没有再说话。

  幻翎奥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种说不上来,奇妙但是又让人费解的感觉,看着冷辰瑞为自己哭的时候,他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发颤了。那瘦瘦小小的可怜模样,脸上挂着泪珠,真的让人心疼。

上一篇:趴在桌子上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调教贤妻子(一)

下一篇:千金女友被各种工具羞耻惩罚(四)

绳师培训 招募女M(坐标深圳)!QQ:52800679

 

评论

美缚绳艺网

美缚绳艺网“绳艺视频”栏目专注分享逍遥绳艺、锐度主张、MJ影视、梨花雨、山东原创、撒琅制造、真实的经典、典雅倩影、美束映画、柔丝女皇、丽佳美亚、怀旧影苑、新胭脂扣、灰鸟原创、DK-13、 nature art、BSD、胜景山庄、一往情深、丝家王、雅俗阁、红豆的天空、TYINGART、唯美之家 、猎美视觉、小驴原创、绳之韵、半岛束艺台、丽柜美束、优缚社、手指间的旋律、雨晴美束 、邕娘、齐鲁影视、伊宣原创、随心原创、CLZ原创、阿木原创、千丝万缕、神艺缘等知名绳艺工作室原创或定制作品! 感谢同好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美将与你一起努力,将美缚网打造成一个“缚如梦境,绑如神木”的紧缚绳艺帝国!

立即下载